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院网·Mayuan.wang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5|回复: 0

对“毛主席‘两件大事’谈话”的一些疑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0 22: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红色中国网正在讨论“毛主席‘两件大事’谈话”的真伪和传播的问题,也想来说几句。
  说起来,这件事最初的公开讨论,恐怕还是我引起的。2013年4月,我在“地方文革史研究网”看到李海文发于当年《党史博览》第三期的文章,就在前面加了一大段议论,以期引起网友注意,4月16日发于华岳论坛。由于那里标题可允许40个字,就拟了这样一个长题目:
  【所谓毛主席关于“两件大事”、“血雨腥风”的一段谈话,查无实据、来历不明 - sglljw [214058:9222] 02:55:12 04/16/2013 +7 选读】(sglljw是我在该网的注册名)
  后来,此帖又陆续发于“文革研究网”、“乌有之乡”、“红歌会网”、“红色中国网”等,标题改得短了些:“毛主席关于‘两件大事’的谈话来历不明”;再后,就是许多网友在不同网站的转贴了。正文前我的一段议论是这样的:
  --------------
  《党史博览》2013年03期发表原毛泽东着作编辑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李海文的文章《毛泽东从未向华国锋谈过“血雨腥风”中交班》,透露了流传很广的毛主席关于“两件大事”、“血雨腥风”的一段谈话,实际上查无实据、来历不明,至今“没有查到有关这段话的任何原始文字材料”!
  同时,李海文还透露,这段话最早出自叶剑英的讲话,但叶一直没说明毛主席是对哪些人讲的;后来“在传播过程中,这段话不断地被加长”,胡乔木、胡绳等人还企图以此“证明毛主席到最后对‘文化大革命’失去了信心”,“反映了毛主席在逝世前三个月,身体很坏,心情很伤感”等等。
  关于毛主席讲“这段话”的时间,有说是1976年6月13日,有说是6月15日,有说是6月25日,莫衷一是。但是,就在这些日子的三个多月前,即3月3日,毛主席亲自批示同意中央下发了毛远新整理的《毛主席重要指示》,其中同样有关于文化大革命的重要论述:
  【一些同志,主要是老同志思想还停止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对社会主义革命不理解、有抵触,甚至反对。对文化大革命两种态度,一是不满意,二是要算账,算文化大革命的账。……对文化大革命,总的看法:基本正确,有所不足。现在要研究的是在有所不足方面。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错误,看法不见得一致。文化大革命犯了两个错误,1、打倒一切,2、全面内战。打倒一切其中一部分打对了,如刘、林集团。一部分打错了,如许多老同志,这些人也有错误,批一下也可以。无战争经验已经十多年了,全面内战,抢了枪,大多数是发的,打一下,也是个锻炼。但是把人往死里打,不救护伤员,这不好。】
  大家可以将毛主席的这些话,同流传甚广的那段出自叶剑英之口转述的关于“两件大事”、“血雨腥风”的话细细对比一下,看看能不能够从中悟出些什么来!
  下面就是李海文的全文:
  《毛泽东从未向华国锋谈过“血雨腥风”中交班》
  李海文
  http://www.difangwenge.org/read.php?tid=8315
  (略——)
  -----------------
  我原来的意思,是希望大家把叶剑英转述的那段话,与《毛主席重要指示》中同样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话,对照一下,从中悟出叶剑英的转述以及胡乔木、胡绳等人的反应究竟说明了什么,从而揭示他们当时竭力否定文革的企图。
  但是,后来的讨论似乎只集中在叶剑英转述的毛主席那段话的真伪问题上了。有些网友从肯定文革的观点出发,认为“两件大事”言之有理,所以认同了叶剑英的转述。比如项观奇就接二连三地发帖,肯定这段话是真的,其原因是由于这段话中的“两件大事”的提法,印证了他一直在宣传的“两个贡献”的说法。
  而另一些网友则抱着质疑的态度,怀疑所谓毛主席那段话的真实性,并对谈话的时间、对象,以及传抄的各种版本作了考证,以说明其中疑点重重。然而,却很少涉及这段话出现和流传的背景以及实际上所起的作用。
  所以,我觉得,首先应该将讨论的问题明确一下,大概主要有这样两个方面:一是所谓毛主席那段话的真伪,究竟是真的还是伪造的;二是叶剑英当时为什么要转述这段话,胡乔木、胡绳、金冲及等人以及中央文献研究室又为什么要继续广为传播这段话。
  这里我提出一些疑问,供大家参考,也分为两个方面:
  一,关于所谓毛主席那段话的真伪
  1,李海文的文章说,毛主席关于“两件大事”、“血雨腥风”的一段谈话,至今“没有查到有关这段话的任何原始文字材料”;最近出版的《毛泽东年谱》也说,“本书编者没有查到档案根据或其他第一手权威资料”。——在这种情况下,能肯定所谓毛主席的那段话确实存在吗?
  2,《毛泽东传》给它所引用的这段话加的注是“据叶剑英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1977年3月22日。”请注意,它根据的是“讲话”,而不是“讲话记录”,也不是“讲话录音”。——仅仅“根据”叶剑英当时留在会场里的讲话声波,能证明毛主席确实说过那段话吗?
  3,一些民间的传抄件,比如还没见到的项观奇的笔记本、真相123提供的哈佛大学所藏的手抄件,有的本身就有漏洞(如哈佛手抄件上谈话对象中有王海容,就是一个大漏洞,这一点后面再说)——这些传抄件,能有作为证据的效力吗?
  4,关于毛主席讲这段话的时间,有说是1976年6月13日,有说是6月15日,有说是6月25日,现在又有传抄件说是元月13日,莫衷一是。——这种时间上的差异,说明了什么呢?
  5,李海文在文章中列举了叶剑英、胡绳、邓力群以及《毛泽东传》等转述、引用的毛主席那段话的不同内容后说,“在传播过程中,这段话不断地被加长。”这一点,应该说非常重要。——那么,是哪些人加的,加了些什么,目的是什么,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二,关于叶剑英等人转述、传播那段话的用意
  6,据李海文介绍,叶剑英在1976年8月15日对熊向晖、1977年3月22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1979年夏对起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大会讲话的写作班子,反复转述过所谓毛主席的那段话。蹊跷的是,后两次这么重要的会议,会场上竟然都没有记录,也没有录音。——在所谓“粉碎四人帮”前后,直到第二个《历史问题决议》彻底否定文革,叶剑英不断地这样说,究竟是在造什么舆论?
  7,据胡绳回忆,“1991年写《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时,胡乔木同志曾经建议把毛主席的这段话引用上,证明毛主席到最后对‘文化大革命’失去了信心。”他还说,这段话“反映了毛主席在逝世前三个月,身体很坏,心情很伤感。自然规律使他生命不能再延长一些,精力更充沛一些,要不然,他恐怕要重新考虑这些问题”。由此,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对毛主席所说的两件事,历史的定评是:前一件事是改变中国的悲惨的、痛苦的命运,造福千秋万代的伟大胜利。后一件事却是巨大的错误和巨大的失败。”——胡乔木、胡绳们的政治嗅觉确实敏感,他们的鼻子灵得很,否则,他们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叶剑英转述的所谓毛主席的那段话大做文章呢?
  8,那本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的《毛泽东传》,在援引叶剑英的转述后,也说:毛泽东这番话,充分表现出他的复杂心态。他把“文化大革命”列为自己一生当中做的“两件大事”之一,显然是不适当的,也不符合实际。但可以看出“文化大革命”在他心中的分量是多么重。明知对这场“大革命”“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而他自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怎么交这个班?毛泽东不能不感到深深的忧虑和不安。——为什么他们如此众口一词呢?
  9,众所周知,1975年7、8、9月,社会上政治谣言四起,奇谈怪论盛行,总根子就是“邓记谣言公司”。从那以后,造谣就成了走资派破坏文化大革命、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重要手段。现在来看所谓毛主席的那段话,同1976年初出现的“总理遗言”,何其相似乃尔!——如果说,吴旭君、张玉凤回忆的毛主席在1972至1973年间说的“两件事”,还比较可信,那么,在她们听到并在当时透露出去的基础上,“这段话不断地被加长”,特别是被别有用心的人不断加长,到最后不就成为谣言了吗?
  10,前面所援引的1976年3月中央下发的《毛主席重要指示》中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谈话,丝毫没有什么“失去了信心”啊、“心情很伤感”啊、“忧虑和不安”啊等等的影子。相反,毛主席明确指出:“一些同志,主要是老同志思想还停止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对社会主义革命不理解、有抵触,甚至反对。对文化大革命两种态度,一是不满意,二是要算账,算文化大革命的账。”并且进一步总结道:“对文化大革命,总的看法:基本正确,有所不足。”——怎么在这以前(元月),或者以后(6月),毛主席会说出与之绝然不同的话来呢?
  总而言之,对所谓毛主席的那段话,我们有些网友出于维护文化大革命的感情,认为其中关于“两件大事”的提法是正确的,坚决拥护,这是可以理解的。文革确实是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震惊世界的一件大事,和他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这件大事,是完全能够并列的,而且意义更为深远。但是,我们不能只看那段话的前半部分,还有后面的“动荡中交”、“血雨腥风”、“只有天知道”等,更需要深入分析,体会其中的含义,看看是不是符合毛主席一贯的思想。
  最后,回过头来谈一下为什么哈佛手抄件上谈话对象中有王海容是一个大漏洞,以及相关的一些情况。
  这个手抄件上标明的时间是1976年元月13日,当时,王海容已经不是毛主席的联络员了。阎长贵在《关于毛远新的几件事情》一文(据他说是经毛远新认可的)中说:
  “2001年,毛远新到我家作客时,他告诉我,1975年9月至10月,他作为祝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20周年代表团的副团长(团长是陈锡联)。参加完庆祝回到北京后,毛主席告诉他,你不要回沈阳了,留在我身边做我和政治局的联络员吧,那两个‘小耗子’跳船了。毛远新以毛主席的意志为意志,就这样,他留下来,做了毛主席的联络员。”(摘自《党史博览》2008/8)
  这里的两个“小耗子”是谁?就是原来的联络员王海容和唐闻生。“跳船了”,就是背弃毛主席,跳到邓一伙去了。所以,1975年10月以后,王海容已经不可能、也没有资格和“王、张、江、华国锋、吴德”一起,参与毛主席的谈话了。
  从10月份起,毛主席与政治局的联络员是毛远新。毛远新担负着随时记录、整理毛主席的有关谈话,并向政治局传达的责任,直到毛主席逝世。所以,1975年10月到1976年1月的《毛主席重要指示》,就是毛远新根据毛主席的历次谈话记录、整理的。
  如果1976年1月毛主席有关于“两件大事”、“血雨腥风”这么重要的谈话,毛远新肯定是会记录,并整理到《毛主席重要指示》中去的。这就说明,那个哈佛手抄件是不可采信的,至少上面的日期是不准确的。
  如果这个谈话的时间是6月间,那这时候毛主席讲话已经很困难,只有张玉凤等身边工作人员能够根据口型来大致判断。这样,毛主席还有可能说那么一长段话吗?也许,哪位网友有条件询问一下毛远新就可以知道了。
  ---------------------
  《所谓毛主席关于“两件大事”的谈话来历不明》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3/11/308368.html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4/02/313809.html
  【转发自红歌会网(www.szhgh.com)】

【马院网是非营利性网站,如内容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管理员(邮箱:buffettism@126.com)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光临【南街村】集团自营旗舰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