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院网·Mayuan.wang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2|回复: 0

《毛泽东大传》(第五卷 谁主沉浮)第209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0 22: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209章
  “同志们,我们就要进北平了。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京,
  他们进了北京就腐化变质了。我们共产党人进北平,是要继续革命,
  建设社会主义,直到实现共产主义。”
  话说七届二中全会结束后,第1野战军第1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王震接到通知,要他马上到中央办公厅去一趟。王震急忙来到办公厅,见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已经等候在那里。
  “你好啊!王胡子。”
  毛泽东笑着首先打招呼。
  “主席好!总司令、周副主席好!”
  王震慌忙向中央领导敬礼问候。周恩来招招手说:
  “来来来,快坐下,王震同志。”
  说着起身给王震倒了一杯开水。毛泽东满面笑容地端详着王震说:
  “王震同志,你的胡子刮得真光啊!”
  王震笑着摸了摸下巴说:
  “来见主席高兴啊!”
  毛泽东把桌上的两听三炮台香烟推到王震面前,说:
  “你辛苦了,慰劳慰劳你呀。”
  王震拿过一听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深吸了一口气,说:
  “好香啊!这样好的香烟,还是主席自己留着抽吧。我有‘四美德’抽就很满足了。”
  毛泽东将话题一转,问道:
  “你对今后的革命任务有什么想法?”
  王震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解放全中国,建立革命政权。”
  毛泽东起身在屋子里踱了几步,说道:
  “仗不会打多久了,现在要把重点放在胜利后发展经济、生产建设上来。”
  朱德插话问王震:
  “王胡子,你知道我们请你来干什么?”
  王震起身回答:
  “报告总司令,不知道。”
  毛泽东吸了一口烟,挥手招呼他坐下,说:
  “快说说你那支部队的情况怎么样?”
  王震便把第1兵团的情况详细地汇报了一番。
  “好了。”周恩来听完汇报,看着王震严肃地说:“王震同志,中央准备把进军新疆的重大任务交给你们,你看如何?”
  “太好了。”王震高兴地站起来说:“我们1兵团保证完成任务!”
  毛泽东说:
  “这可不是一般的任务呀,新疆问题我们要力争做两手准备,能和平解决最好,因此进军新疆是一个政治仗,只能打好。”
  周恩来在王震临走前,又嘱咐说:
  “希望你们在1兵团中开展进军新疆的宣传教育,号召广大指战员发扬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革命精神,克服一切困难,从思想上物质上各个方面做好进军新疆的各项准备工作。一旦中央命令下达,立即行动。”
  毛泽东又召见了彭德怀,他要彭德怀在返回西北途中,先到太原前线看一看。待太原解放后,即可将第18兵团调往西北作战,归彭德怀指挥。
  彭德怀后来在归途中到了峪璧村看望徐向前,讲述了七届二中全会的精神。徐向前也向他介绍了攻打太原的部署和准备情况。徐向前恳切地说:
  “我的肋膜两次出水,胸背疼痛,身体虚弱得很,没法到前边去,你就留下来指挥攻城吧,等拿下太原再走。”
  彭德怀身为解放军副总司令,责无旁贷,当即表示同意,于是就报请中央军委批准。毛泽东复电同意了这一请求,并指示说:为了避免影响军心,在下命令写布告时,仍用徐向前的名义签署。
  1949年3月15日,新华社奉命发表时评,宣布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绝不允许国民党反对派把台湾作为最后挣扎的基地。
  3月18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务委员兼秘书长柳亚子与陈叔通、叶圣陶、马寅初等人与从香港归来的几十位知名人士抵达北平。
  柳亚子在行前赋诗云:“六十三龄万里程,前途真喜向光明。乘风破浪平生意,席卷南溟下北溟。”
  在车站迎接他们的北平市长叶剑英,将他们暂时安排在东交民巷六国饭店。
  3月20日,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决定:以第2、第3野战军的7个兵团24个军及地方部队100万人,准备于4月间发起渡江战役。
  3月21日,林彪、叶剑英、聂荣臻、罗荣桓、薄一波等人在北平六国饭店开会,决定为迎接毛泽东和党中央到北平,筹备庆祝大会。他们还决定:庆祝活动不扩大宣传。会后,林彪等人向中共中央作了报告。
  中共中央就要进北平了,毛泽东问李银桥说:
  “银桥,要进城了,你准备的怎么样啊?”
  李银桥说:
  “东西都收拾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这里呢?”毛泽东指了指他的脑袋,见他还不理解,就说:“小心,不要中了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不要当李自成。”
  毛泽东又把中央直属单位和警卫部队的干部召集起来,语重心长地告诫大家说:
  “同志们,我们就要进北平了。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京,他们进了北京就腐化变质了。我们共产党人进北平,是要继续革命,建设社会主义,直到实现共产主义。要教育战士,不要中了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要学习城市里的有关知识,进行党的优良传统和优良作风以及组织纪律性的教育,制定有关的规章制度。”
  毛泽东在散步时,问身边的工作人员:
  “你们的进城工作准备好了没有?”
  阎长林说:
  “搬迁的工作已经准备好了,在思想上也做好了准备,大家都进行了认真学习和讨论。都说进城以后,一定保持我党我军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
  毛泽东说:
  “早做准备好,还有几天的时间我们就要出发,要抓紧时间把准备工作做好。华北军区要派一部分汽车来,送中央机关进北平。因为汽车不多,一次可能拉不完,还有一部分人要步行。这样一来,我们有些牲口还要用上。坐汽车到北平需要两天,骑牲口需要五六天,步行大概需要十几天。我好久也没有骑马散步了,进城以后再不能骑马了,咱们骑马散散步吧?”
  阎长林说:
  “老青马和大青马都在,就是老侯同志不在了。”
  “怎么啦?”
  毛泽东奇怪地问;阎长林就把侯登科在1948年冬病死,任弼时主持追悼会,朱德讲了话,还为侯登科送行的事情,一五一十讲了一遍。毛泽东生气了,他说:
  “老侯在我身边工作多年,他病故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当时正是三大战役最紧张的时候,为了不干扰主席的工作,几位领导研究决定不告诉你,说等你不忙了,再向你报告。”
  “再忙也应该告诉我嘛。老侯可是个好同志啊!他是河南人,从参加革命以后就没有回过家。家中有老有小,为了革命,他把一切都献出来了。告诉他的家中没有?要通知地方政府给优待,他家中有困难,要给于帮助。”
  “我一定告诉机关,把这件事处理好。”
  毛泽东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了。他对侯登科很有感情,没能参加侯登科的追悼会,很是懊丧。他步行走了一段路,才又对阎长林说:
  “老侯干了一辈子革命,就当了一辈子马夫,他从来都没有不安心过,从来也没有看不起自己当马夫的工作,真正做到了不为名,不为利,一心为革命。要号召大家向老侯同志学习,干一行,爱一行,全心全意做好本职工作。”
  毛泽东散步后回到大院,走到警卫班门口,进屋看了一下,说:
  “你们进城的工作都准备好了,可是看不出你们房间里像搬家的样子嘛。”
  阎长林说:
  “大家已经把有用的东西打了两个大包,到时候往车上一扔就行了。棉衣和被褥都拆洗过。我们这里没有农民的家具,桌椅板凳都是公家的,到时候交给行政科就行了。”
  毛泽东满意地点点头,问大家:
  “进北平以后干什么,你们想过没有?你们有没有进城享福的思想?”
  阎长林说:
  “大家在讨论的时候,都认为进城以后要提高警惕,做好保密保卫工作,要防止坏人的破坏和捣乱。对大城市里的花花世界,要做到贫贱不能移,绝不中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
  毛泽东高兴地说:
  “你们的准备工作都不错,有物质准备,也有精神准备。”
  他又问每一个人的想法。一个战士说:
  “进城以后,少出门,防止出车祸。”
  毛泽东说:
  “不对,应当多见世面,这样才能长知识。”
  一个战士说:
  “进城以后,不能看太阳上下班,要看表按时间办事了,要买一块手表。”
  一个战士说:
  “进城以后,大概不吃小米饭了吧。我吃小米饭实在吃伤了,看见小米饭就饱了。”
  毛泽东笑着说:
  “看看,这不是思想问题出来了吗?有了钱买手表是可以的。吃小米吃了那么多年,不要忘掉我们是用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和蒋介石反动派的。就是革命胜利了,进了大城市,可能在粮食上有所调剂,但中国现在还很落后,在短期内也很难完全做到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我们进城后还要建立新中国政府,很多人要在政府里当官。不管当多大的官,做什么样的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都是革命工作,都需要努力奋斗。可不要以为进城当官了,就不求上进了,不愿再过艰苦的生活了。那样,就和李自成差不多了。我们一定要努力奋斗,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得繁荣富强。”
  一个战士说:
  “周副主席早就给中央机关人员作了指示,所有的人员3个月内一律不准进城。”
  毛泽东说:
  “好,好。要有纪律作保障。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你们要守纪律,谁也不准违反纪律。”
  3月23日凌晨3点多钟,毛泽东要休息了,他告诉值班卫士李银桥说:
  “9点以前叫我起床。”
  上午10时,卫士长李银桥叫醒了毛泽东,毛泽东问:
  “几点啦?”
  李银桥说:
  “快10点啦。”
  毛泽东埋怨说:
  “我昨天要你9点以前叫醒我,为什么现在才叫?”
  李银桥说:
  “周副主席说,你三四点钟才睡觉,不让急着叫你起床,让你多休息一会儿。怕您休息不好,路上太疲劳。”
  毛泽东听他一解释,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刚走到门口,周恩来就迎上来了,问道:
  “主席没有休息好吧?”
  毛泽东兴致勃勃地说:
  “休息好了,睡四五个小时,精神就好了。”
  周恩来说:
  “多休息一会儿好,长途行军坐车也是很累的。”
  “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高兴啊!进京‘赶考’嘛!精神不好怎么行呀!”
  毛泽东这么一说,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午饭后,11辆旧式军用吉普车,一长溜儿停在西柏坡村边的大路旁。这些美国制造的战场指挥车,都是前方将士浴血厮杀缴获的战利品。后边是10辆卡车。司机和保卫人员早已整装待命,站在吉普车旁边。
  毛泽东和朱德、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陈云、李富春、张闻天、李立三、杨尚昆、陆定一、王稼祥、王明等人,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向车队走来。毛泽东笑着对大家说:
  “走啦,咱们这是进京赶考!”
  工作人员纷纷把首长们的行囊装入车里。朱德的警卫员把陈毅送给他的从孟良崮战役缴获张灵甫的金属桌子和4把金属椅子装入车中。董必武拄着中央办公行政处副处长赖祖烈送给他的从淮海战役中缴获来的红木拐杖,上了吉普车。这柄拐杖是国民党将领宋席儒给岳父60寿辰的贺礼,上面用白银镶嵌篆书寿字4行,每行25字,共100个寿字,故名“百寿杖”。上面还写着:“岳父大人六十秋荣庆,婿宋席儒叩贺于鲁维军次”的字样。
  毛泽东把进北平筹建共和国,诙谐地称为进京“赶考”,他一脚车上,一脚车下,对周恩来说:
  “走,进京‘赶考’去。”
  周恩来也笑着说:
  “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被退回来。”
  毛泽东一挥手,说:
  “决不能退回来,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我们共产党人决不能当李自成!”
  浩浩荡荡的车队,告别了西柏坡,向北平方向驶去。走在最前边的是带路的小吉普,第二辆是毛泽东乘坐的中型吉普。路上尘土很大,卫士们让毛泽东戴上了眼睛、口罩,还披上了雨衣。
  车子进入华北大平原,大家的情绪都活跃起来,毛泽东的话也多了起来,他高兴地说:
  “今天又是3月份,为什么老在3月份咱们有行动呢?你们记住这几次行动的时间吗?你们说说。”
  阎长林说:
  “1947年3月18号撤离延安啊。”
  “去年3月呢?”
  “去年3月22号,由陕北米脂县的杨家沟出发,向华北前进啊。”
  “是啊!今天是3月23号,与去年3月22号只差1天,我们又出发向北平前进了。3年3次大行动都是在3月份。明年3月份应该解放全国了。等全中国解放了,我们再也不搬家了。”大家听毛泽东这样说,都高兴地笑了。毛泽东又说:“进北平是要进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你们想到了吗?”
  阎长林说:
  “主席讲过,3年到5年打败蒋介石,5年以后打败蒋介石也很好呀。我们也没有想到,撤离延安2年就进北平了。”
  毛泽东沉默了一会儿,点着了一支烟,吸了几口,说:
  “咱们没有想到,蒋介石更没有想到。他天天想消灭我们,反而被我们消灭了。他向他的美国主子要钱要物,要新式武器,把在抗日战争时期留在大后方的军队拉出来,用美械装备起来,又用美国海上的轮船、陆地的汽车和火车、空中的飞机,把军队送到前线。他向他的美国主子保证,不合共产党搞联合,利用美国的大量军援,提出3到6个月在中国的土地上消灭共产党,消灭八路军。他们的人多武器好,又有物资保证。我们人少武器差,又是缺吃少穿,什么都没有保证。但是他没有能消灭我们,反而被我们打败了。这是什么原因呢?有什么奥妙呢?道理很简单:这就是因为蒋介石发动的战争是反人民的,是非正义的,人民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人民也反对他再继续残酷地剥削人民,压迫人民。人心向背,这就决定了我们必定胜利,蒋介石必定失败。”
  汽车在华北大平原的土路上颠簸前进。阎长林隔着车窗看着一个个村庄和一片片田野,对毛泽东说:
  “主席,你看,农村里几乎没有青壮年男劳力了,干活的都是妇女、上岁数的老人和小孩子。”
  毛泽东显然也看到了,他叹了一口气,说:
  “是啊,为了战争的胜利,农民们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啊。整个解放战争如果没有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参加,要想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
  正在此时,后面的汽车鸣起了喇叭,毛泽东让司机停下车。后边有人跑过来转达周恩来的话说,陆定一一家乘坐的车倒在坎下面了。毛泽东下车问:
  “怎么样,没有伤着人吧?”
  毛泽东让阎长林跑步去看看。阎长林跑到出事地点,几个年轻人已经把吉普车抬起来了,幸好大人小孩都没有受伤。周恩来从后面一直往前走,交代司机们说:
  “千万不要出问题,平地上开车也要注意安全。”
  他来到毛泽东身边,说:
  “陆定一的汽车出了点事,人没有受伤。现在就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
  毛泽东说:
  “我早就想休息了。你们要走,我一个人休息也不好啊。”
  周恩来说:
  “现在的路程走了一半多了,再有两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宿营地了。”
  众人纷纷下车,警卫员到井边打水让大家洗脸,然后在地上铺几块雨布,吃东西。吃过饭,司机们开始检查车辆,其他人有的躺在雨布上晒太阳,有的坐着聊天。毛泽东叫上几个警卫员到麦田里转了一圈。周恩来问毛泽东:
  “主席,怎么样,出发吧?”
  毛泽东说:
  “好,出发。”
  毛泽东在座位上摇摇晃晃有些睡意,不愿意多说话,他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周西林见他如此,把车开得更慢了。毛泽东一觉醒来,问到什么地方了?阎长林说,已经离唐县不远了。毛泽东点着一支烟,一边抽,一边望着窗外,烟抽完了,问道:
  “去年3月间,咱们由陕北到达晋西北,到了华北军区,又到了西柏坡。你们那时一路上的感觉,和今天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你们有什么感想?”
  阎长林说:
  “去年3月份行军,经过的地方都是老革命根据地,老百姓和咱们部队有深厚的感情。但是那里的群众由于条件的限制和战争的破坏,生活都是很苦的。我们在山西和陕北转战10年多,总感到山区物产不丰富,打起仗来,走起路来,上山困难,下山也困难,吃的也不好。今天行军才走了几个小时,就来到了平原上,好像全身都解放了,轻松了,觉得平原上的风光无限好。好像一到了平原,一切问题都好办了。”
  毛泽东车上的几个卫士大都是河北人,阎长林如此一说,大家都随声附和。毛泽东说:
  “你们讲得很好,你们讲的平原的优点是事实,讲的山区里的缺点也是事实,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们没有谈到。你们想想,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是靠军队打出来的。我们的军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这一切都是在山区和边沿地区那些敌人不注意的地方,敌人不愿意去的和去不了的地方发展壮大起来的。因为我们的军队能吃苦,能克服困难,才会有今天的胜利。
  如果我们的军队都在物产丰富、交通方便的平原地区和敌人进行战斗,敌人来进攻,我们就和他们对垒作战,或利用村庄和城镇进行巷战,那样,可以想想,到现在我们可能是什么情景啊。是强了呢,还是弱了呢?是胜利了呢,还是失败了呢?
  过去还有人想的比你们说的更简单:组织工人举行城市暴动,推翻反动派的统治,中国革命就可以成功了。苏联的革命是从城市暴动开始推翻沙皇帝国的,然后再从城市推向农村取得全国胜利的。我们跟当时的苏联的情况不同嘛。我们以山区为根据地,小米加步枪,在党的领导下,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建立武装革命军队,这就叫做以革命的武装反对武装的反革命,以农村包围城市,以少胜多,扩大成果,最后夺取城市,夺取全国的胜利。”
  这一天天黑以前,毛泽东一行就在唐县附近的淑阁村住下了。
  第二天上午,毛泽东一行的车队向保定进发。毛泽东问身边的卫士们:
  “你们谁到过保定啊?”
  大家都说没去过。毛泽东说:
  “20年前,我来过,也在保定住过,现在不知道保定变成什么样子了。日本人在那里8年也不会搞什么建设,国民党在战前也没搞什么建设,这两年更不可能搞什么建设了。到了保定如果有时间的话,咱们到保定街上看看去。”
  汽车开到铁路西侧的护路沟附近,大家看到周围的碉堡和工事都没有动,铁路都被破坏了。毛泽东说:
  “这是日本人想出来的笨办法,国民党也利用它。他们想利用铁路两旁的这两条沟保护铁路,防止我们破坏。可是,他们就没有想到,人民群众的力量是阻挡不住的。结果怎么样?把他们的铁路弄翻了一个大翻身,两条沟变成了3条沟。你们都看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呀,人民真是伟大啊!”
  毛泽东快到保定时,当地要召开庆祝会,毛泽东不同意。当他听说北平要开简单的庆祝活动,也表示坚决不同意。他要周恩来当即电告华北局说:
  “闻此地将举行庆祝大会,主席认为不妥,连北平也不要开庆祝大会,因为以我党中央迁移名义号召人民庆祝并不适当,望速停止北平及各地庆祝行动。”
  汽车翻过铁路,来到保定西门外广场上,中央打前站的人和省委的干部们就迎了上来。毛泽东对周西林说:
  “开慢一点,等等恩来他们。”
  此时有不少人跑来围观,有的说:嘿,哪儿来这么多小汽车呀?有的说:小车里头肯定是当大官的。阎长林为了安全,对周西林说:
  “开快点,不然老百姓会把我们围住的。”
  毛泽东说:
  “不要开快,应该慢点开。你们看,这里的人很多,开快车要出事的。万一伤着老百姓,那就不好了。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看嘛。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自己人坐的汽车嘛。如果这里开来的是日本人坐的或是国民党坐的汽车,老百姓不但不看,恐怕还会远远躲开。”
  汽车慢慢通过广场,来到省委大院。省委书记林铁一众人等一起前来迎接。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在休息室洗了脸,坐下来休息。林铁说:
  “毛主席路上辛苦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毛泽东说:
  “我不累,你们现在都很忙,许多问题亟待解决,你们是怎样安排的呀?”
  周恩来见毛泽东是要林铁汇报工作,就插话说:
  “主席先休息一会儿,饭后再听他们汇报吧。”
  周恩来转对林铁说:
  “休息、吃饭和你要汇报的时间,加在一起不能超过3个小时,因为3点半还要出发。”
  林铁说:
  “请周副主席掌握时间,我们汇报可长可短。”
  这天的中午饭,毛泽东和省委的领导在一块儿吃。毛泽东指着一盘清蒸鲤鱼问:
  “这鲤鱼是从哪里来的呀?”
  林铁说:
  “是白洋淀的鱼。白洋淀就在保定以东七八十里远的地方。保定吃的鱼,大部分是从白洋淀搞来的。”
  毛泽东说:
  “敌人在这里占领了那么多年,在敌人占领时期,这一带的来百姓可遭了大难了呀。解放才几个月,看来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取得了不少的成绩。今后还要抓紧,以后就好办了,人民群众的心情安定了,工作就好做了。”
  饭后,毛泽东等人在会议室里听了林铁的汇报。林铁说:
  “我们在农村工作习惯了,一进城怎么抓,先抓什么,后抓什么,这些都是必然遇到的新问题。我们已经体会到,城市的工作很复杂,做了这几个月的工作,刚摸到了一点头绪。现在的工作,除了继续做好支前工作外,首先要抓的就是城市恢复工业生产,恢复商业,开门营业。”
  毛泽东说:
  “工作千头万绪,要抓党的领导,抓党对城市各项政策的宣传和实行,要使各界人士都能认清形势,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重,同我们合作,恢复和发展生产,繁荣市场,解决多年来战争带来的创伤,为将来工农业的恢复和发展打基础。在城市里,不能把农村中斗争地主和对待富农的办法拿来对付资本家,要按中央的政策办事。当前,恢复交通是件大事,准备发动京汉铁路全线解放了的城乡地区全面动工,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京汉铁路恢复使用。这不仅是战争的需要,而且也是和平建设的需要。”
  此时,省公安厅负责人来请示林铁:
  “毛主席、党中央来到这里,街上有人认出了毛主席和朱总司令。首长们出发,要从市内通过,街上是不是要停止一切行人通行,要净街?”
  周恩来说:
  “安全工作要布置好,要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安全。但不要净街,不要限制群众的自由,更不能影响商业开门营业。主要是要把街上的交通秩序搞好。”
  周恩来转对毛泽东说:
  “该出发了,行动吧。”
  毛泽东说:
  “好,行动。”
  汽车从广场开进保定西门,经过了一条东西大街和一条南北大街,毛泽东看到商店都开门营业,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就说:
  “好啊,市区没有大的破坏,恢复起来也很快。只要铁路一通车,这里就会更加繁华了。只是保定还是老样子,20多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再过20年,保定一定会有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保定往北,汽车来到大沙河的一座桥头附近,有几辆大卡车陷到了河里。周西林停下车,说:
  “这桥可能不好过,我下去看看。”
  说着便下了车。毛泽东把手一摆说:
  “走,咱们也下去看看。”
  原来,这座大桥是一座木架结构的桥梁,在战争中已经破坏了,桥面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窟窿。毛泽东对来到身边的周恩来说:
  “恩来,这桥看来是不好通过呀。”
  周恩来说:
  “想想办法。”
  周西林说:
  “我有一个办法,车上的人都下来,把车上的东西也拿下来,开着空车过桥。”
  周恩来说:
  “你有把握吗?”
  周西林说:
  “空车过桥,我看问题不大。”
  车队按照周西林说的办法,终于过了桥,当天下午,到了涿县。没想到汽车在涿县城门口,被两个端着枪的哨兵挡住了,阎长林跳下汽车,对哨兵说:
  “这是首长的汽车,首长有紧急任务,你不要挡车!”
  一个哨兵说:
  “那不行,你们要等一等。因为我们的领导说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汽车也不能进城。请你们等一等,我到里面找我们的领导去,我们领导来了才能决定。领导是这么交代的,我们哨兵没有权力改变。”
  毛泽东探出头来,对阎长林说:
  “不要紧,可以等一等。”
  哨兵进了城门,好长时间也没有见人出来。周恩来从后边过来了,阎长林正在向他报告情况,中央机关打前站的人和当地负责人跑来了,一边跑一边大声喊:“进!进!”
  毛泽东一行到了驻地,周恩来对部队负责人说:
  “这次挡汽车,你们不要批评哨兵,还应当表扬他们,因为他们在坚决执行命令。应当批评的是我们打前站的同志和你们这些领导同志。你们不应当在重要的时候,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当然,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大事,希望你们接受一下教训就是了。”
  毛泽东住下后,得知国民党海军的“重庆号”已经起义成功了,就高兴地说:
  “很好嘛!‘重庆号’是一艘不得了的大军舰啊!”
  “重庆号”是在1948年8月从英国回国的,蒋介石把它当成了心肝宝贝。
  毛泽东立即以他和朱德的名义给领导起义的邓兆祥和“重庆号”巡洋舰全舰起义官兵发去了嘉勉电。他在电文中还写道:
  “中国人民必须建设自己强大的空军和海军。”
  不久,邓兆祥曾经担任过舰长的“长治”舰,也宣布起义。
  叶剑英从北平打来电话说:请中央首长在晚上乘火车进北平,明天要举行入城仪式,与北平各界人士和代表见面。
  天黑以后,叶剑英和滕代远来到涿县,叶剑英向毛泽东报告了入城的安排计划。周恩来说:
  “要在西苑机场举行入城仪式,先检阅部队,然后与各界代表见面,特别是那些知名党外人士。”
  毛泽东说:
  “我赞成恩来的意见。对做过贡献的民主人士和各民主党派的领导人,应当在政府里安排适当的职务。那个时候,在蒋介石的血腥统治下,他们能够做到那样,也就很不简单了。对他们的要求,不能和对共产党的要求一样。党中央进入北平,这是一件大事,政治意义十分重大。剑英、荣臻、彭真同志要计划好,安排好,中央派周副主席主管这次活动。”
  也就在3月24日这一天,正准备吃晚饭的毛岸英接到电话通知,说是第二天下午,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人要进城,先到颐和园休息,并在景福阁宴请各民主党派人士。通知命令毛岸英和排雷专家带工兵排火速赶往颐和园,消除各种危险因素。于是,毛岸英和战士们花了整整一夜,到第二天八九点钟,才把室内检查完毕。可是室外仅顺着围墙走一圈就有18公里,加上围墙外还有原来国民党军的地堡、火力点,要全部检查一遍,仅用半天时间是远远不够的。毛岸英情急之下,建议说:
  “这样吧,我们分成5人1组,胳膊挽着胳膊,划分方向,顺着大大小小的道路走一遍。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证毛主席和中央首长的安全。”
  就这样,毛岸英和他的战友们冒着生命危险,再一次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北平这边忙着迎接毛泽东和中央机关进城,南京那边却忙着组织和中共和平谈判的代表团。
  这一天,何应钦接替孙科担任南京政府行政院长,他在首次政务会上,组织了以邵力子、张治中、黄绍竑、章士钊、李蒸5人为代表的“南京政府和平商谈代表团”,由邵力子为首席代表。邵力子知道和谈希望不大,坚辞不受。
  3月25日凌晨2点钟,毛泽东一行来到涿县火车站。刘亚楼从北平赶来迎接,他拉着毛泽东手,激动得一句话也说出来。毛泽东说:
  “呵,10年未见面的刘亚楼来接我们进京赶考喽!”
  周恩来见刘亚楼不明白毛泽东所说的赶考的意思,就解释说:
  “主席在离开西柏坡时说过,我们进北平,是去接受考试的,共产党要领导全国政权,这是一种新考验,我们不能学李自成。”
  刘亚楼将毛泽东一行引上了专列。毛泽东的警卫员们高兴极了,他们说:
  “主席对我们说过,我们不但能看到火车,还可以坐上火车。这才几个月呀,我们真的坐上火车了。这真是做梦也不敢想的呀!”
  毛泽东被安排在卧铺车厢的一个房间里休息,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叶剑英、滕代远都先后来了,叶剑英向毛泽东报告了北平的情况,他说:
  “北平的所有名胜古迹,都受到了保护,没有遭到任何损失和破坏。城市里的生产和生活一切照常,北平的男女老少都称赞北平的和平解放。如果不是和平解放,北平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呢!这是一个大奇迹。”
  毛泽东笑着说:
  “今后,南京政府各地的地方政府和国民党军队,还可能这样做。凡是要求和平解放的地方政府和军队,我们都欢迎。因为这样做对国家对人民,对他们自己都有好处。”
  叶剑英说:
  “北平和平解放时,不少人向傅作义表示祝贺。不少民主人士也来信来电给我们,表示他们坚决拥护共产党,要和共产党更好地合作,希望共产党在北平成立全国性的政府。”
  毛泽东说:
  “他们不知道,我们已经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把北平定为首都了,他们慢慢就会知道的。但是,要最后决定还得开政协会议。”
  叶剑英又说:
  “北平和平解放后,工厂照常生产,商店照常营业,学生照常上课。北平的政权机关和官办机构,都派了军队和接管人员。社会秩序很好,也没有发生骚乱。过去那些社会流氓也没有敢出来捣乱。反动分子和潜伏下来的特务,现在还没有公开进行破坏,对他们来说,也许是时机不到。”
  毛泽东说:
  “工厂照常生产,商店照常营业,学生照常上课,和平解放的城市一切都照常,这就好了。要对参加军事管制的人讲清楚,我们不但能解放大城市,我们还能管理好大城市。我们人民解放军和全体党政干部,要学会管理城市工作和学会做经济工作,当前来说非常重要。”
  毛泽东休息了一会儿,又坐在桌旁批文件。朱仲丽轻轻地走进来,她说:
  “主席,在火车上阅读太多,对眼睛有害呀!”
  毛泽东看了一眼朱仲丽,说:
  “你这个医生呀,又说不能抽烟,又说火车上不能多看文件。看来,我是永远不会听从你的。我的工作是越来越多,做不完的事,我倒希望生两个脑袋,交换使用,可惜只有一个喽。”
  朱仲丽笑着说:
  “那你就先休息10分钟后再用脑子。”
  毛泽东放下手中的笔,合拢了文件,说:
  “你倒真善于答辩,将来当起驻苏大使夫人来,会在国际舞台上轰动一时的。稼祥有了你这位夫人,在外交上只会打胜仗。”
  “什么夫人?”
  朱仲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毛泽东说:
  “稼祥即将当驻苏大使,不称你夫人怎么行?难道到了莫斯科还称呼你为同志嫂吗?”
  毛泽东一番话把朱仲丽说得心花怒放。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望着朱仲丽问道:
  “贺子珍身体到底如何?精神如何?”
  朱仲丽见毛泽东问起了贺子珍,就如实地说:
  “她嘛,身体还可以。就是长时间没有接触亲友,精神上比较低沉,神经也有些抑郁。”
  毛泽东不再说话,转眼望着车窗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专列过了卢沟桥,出了丰台站,叶剑英说:
  “前面就可以看到北平的城墙了。”
  毛泽东高兴地说:
  “我们是一路顺风,终于到达目的地了。”
  叶剑英说:
  “我过去在军调部工作时,到过北平。这一次比大家先到北平,感到和以前到北平可大不一样呵,心情不一样,环境不一样,所担负的工作也不一样。”
  毛泽东吸着香烟,望着北平的城墙,无限感慨地说:
  “我以前也到过北平。到现在整整30年了!30年以前我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而奔波。还不错,吃了不少苦头,在北平遇到了一个大好人,就是李大钊同志。在他的帮助下我才成为一个马列主义者。可惜呀,他已经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是我真正的好老师,没有他的指点和教导,我今天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这就叫:故地重游,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饮水思源,不念当年恩师也无由。
  欲知毛泽东到北平后的详细活动情况,请看下一章内容便知。
  毛主席诞辰纪念版《毛泽东大传》实体书,一套全5册共十卷,417万字。
  只收工本费190元包邮,淘宝http://shop70334099.taobao.com
  作者东方直心,联系方式:13937776295,QQ2425751303
  【转发自红歌会网(www.szhgh.com)】

【马院网是非营利性网站,如内容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管理员(邮箱:buffettism@126.com)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光临【南街村】集团自营旗舰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