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院网·Mayuan.wang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回复: 0

黄卫东评:美元霸权是借来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3 16: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黄卫东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马霞女士的文章《美元霸权是借来的》
(见【附录】)写得很好,旗帜鲜明地给出了结论,所提供的论据也十分有力。所谓美元霸权,实际来源于各国愿意借给美国。作者指出的是第一层借的含义,就是各国拿财富换美国精英印制的美元欠条,然后又将换来的美元欠条借给美国,从而让美国人不劳而获,靠印美元就获得大量财富,人们总结为美元霸权。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很多国家精英原意拿财富换取美元欠条,也就是将工厂和产品等财富借给美国人,美国人只需要打张美元欠条。虽然西方国家,除日本外,储备的美元很少,但其他国家官方储备的美元,就接近十万亿美元,加上民间储备的美元欠条,如作者所说,高达47万亿美元,不仅让美国人每年获得了生活所需要的各类工业产品,而且获得和控制了其他国家32.812万亿美元资产。问题在于,我们换来大量美元,如果不借给美国,存在手里,就会自动贬值,其价值会在几十年后自动归零;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如今的美元购买力不到50年前的五十分之一,50年前美元所代表的价值,绝大部分都归零了,仅剩不到2%了。借给美国,还能拿点利息,但利率总是低于美国的通货膨胀速度,仅仅是减缓归零速度,最终还是会归零的。
我们需要的是物质财富,包括吃穿住用等各种物资,而不是美元欠条。美元有用,根本上来说,是大家原意拿财富换取美元欠条,而不是美国有什么法宝。然而,历史上并非总是如此。1971年5月初,美国的西方盟友纷纷下令银行不再接受和兑换美元,致使美元很快就贬值得十分严重,按照石油或黄金价格计算,十年贬值25倍,平均每年都贬值38%,堪比中国抗战事情国民政府发行的法币了,不是美国的外国人都不愿持有,包括美国的西方盟友。当时的美国报纸报道,西方乞丐都不愿接受美元, 该报道还借一个在伦敦的美国人的话,哀叹道:“银行、旅馆和商店(的人们)都瞪着眼睛看我们的美元,好像它们是细菌的传播者似的”。
所谓的美元霸权,那时事实上是不存在的。不过美国精英通过文化侵略,尤其是美国大学给很多国家精英免费提供助学金,培养了大批崇美“人才”,让他们十分迷信美国主流媒体的美元文化宣传。例如,中国的崇美分子竟然宣传,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国缺少美元,表明中国经济濒临崩溃。事实是那时美元贬值太快,其他国家都不愿要。当时中国禁止民间持有美元,官方也不持有美元,就是西方货币,也仅因贸易需要而少量持有。当时中国曾经在国际市场用贸易顺差购买了200吨黄金。
如今中国充斥的都是美国精英所推销的美元文化,不论是主流媒体,还是学术界出版的着作。举例来说,国内反美派十分推崇的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赫德森着作《金融帝国 美国金融霸权的来源和基础》,在介绍西方各国不再接受美元时写道:
“美国的战略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美元的外逃。荷兰、比利时和法国的中央银行通过象美国兑换4.22亿美元的黄金实施报复。其中,法国兑换2.82亿美元,这笔钱还给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清偿了法国在1968年5月危机期间的借款。尼克松政府仍然没有收紧对美国资本流动的管制”。

“5月4日星期二,12亿美元流失西德,兑换成马克,随后,在5月5日星期三的第一个交易时间,又有10亿美元流入西德。这使西德的外汇储备超过190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西德央行关闭了外汇交易市场,等待作出如何摆脱困境的决定。西德与其他欧共体国家和美国展开讨论,商讨在不引起国际金融体系全盘崩溃的前提下,如何解决当前困难。”

“然而,5月7日星期五,新任命的美国财政部长约翰康纳利指出,美国不会同欧洲国家合作,放慢美元流向外国的速度。相反,他建议,外国应提高美国特别国债和普通股票的购买额,以此作为他们的美元回流到美国的手段。”


作者暗示是西方国家出现问题,当时的美国不愿救助西方国家,而是要求西方国家购买美国国债,自行解决问题,实际是要求西方国家维护美国的美元霸权。这实际上颠倒了黑白,将各国不接受美元,宣传为美国不愿帮各国解决问题,是宣传美国的货币文化。
当时的背景是美国对外搞侵略,尤其是侵越战争,遭遇武装反抗,开支浩大,主要依靠印美元,从西方国家进口物资支持战争。当时美国按照和西方国家订立的货币协定,承诺西方国家政府持有的美元可兑换为黄金,法国等三个欧洲国家政府据此兑换了手中美元,但作者却说它们是在报复美国。美国实际上不愿兑换美元为黄金,已经通过武力威胁等,让当时的西方国家购买了上百亿美元美国国债。而当时美国物价上涨,美元已经贬值到二战前三分之一,但美国却维持那时的美元含金量,从而可以维持高美元汇率,保持贸易逆差,也就是印美元就可以从欧洲盟友进口物资,支持侵越战争。
西方老百姓持有这种严重贬值的美元,没法兑现美国承诺的价值,只好到其他国家,如德国兑换马克,就使得美国将不会兑现的债务转嫁到德国政府手里,德国只好停止这种兑换,不再接受美元了,这也是美国和西方签订的货币协定所赋予的权利。实际上,当时西方各国都很快先后停止接受美元,致使美国再也不能印美元支持美国的侵越战争了。仅过了2个月,当年七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就秘密访华,为美国军队体面地退出越南,说服中国不要出动军队打击美军了,为此不得不公开宣布,停止公开敌对中国,从我国台湾撤出军队,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了。
本来货币协定要求加入国不得限制外币支付,也就是对外开放货币主权,但条件是,对方国家必须承诺,随时兑现加入国持有的该国货币,在1971年之前是黄金,之后是特别提款权。如果美国不执行,加入国就可以停止接受美元。然而,美国却通过宣传,让很多国家精英相信,美元是国际货币,是硬通货,其他国家必须同意美元可以兑换它们的货币,从而等于单方面开放货币主权,让美国可以肆无忌惮地印钞“购买”它们的财富。更重要的是,让这些精英迷信美元才是财富,甚至是唯一的财富,因为产品不换成美元,就会积压变成废物。于是,全世界大部分第三世界国家精英都努力储备美元,不仅在控制国家政权时,让政府储备大量美元,而且精英们自己也大量储备美元,致使全世界美元持有量从1971年官方承诺美元可兑换黄金时的约600亿美元增加到如今47万亿美元。
这些所谓的精英们甚至制定优惠政策,吸引美国印钞购买它们手中的财富,诸如优惠引进外资政策,出口退税政策等。于是,很多国家的工厂、矿山、甚至可以增印衍生货币的商业银行都被美国精英印钞“买”走了,实际等于免费送给了美国。因为精英们拿工厂换来的美元,至多不过是买国债等债券,要么是国债之类的低利率债券,利率赶不上贬值速率,慢慢地就贬值而损失了;要么购买商业类债券,却被美国倒闭企业等手段赖掉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就是美国精英合法地倒闭几家大银行,赖掉高达十万亿美元债务,而不是美国宣传的金融危机。当时欧猪四国损失惨重,国家濒临破产,可是各国精英谁也不敢公开揭露美国,因为他们给国家带来了巨大损失。
最后笔者需要指出的是,马霞女士提出的解决方法,使用人民币结算,不是解决问题的充分手段。打击美元霸权的根本手段,就是不持有美元或其他西方货币,尤其不能持有大量美元等西方货币。这是毛泽东时代早已证明的。当然,马霞女士建议的事情是应该做的。我们要同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往来,就应当使用人民币或对方国家货币进行结算,这是当时毛泽东时代就已经做到的。当时我国对外贸易曾经达到60%以上使用人民币结算,其余的也是使用对方货币,而不是美元。如今西方与其他国家贸易,也很少使用美元,而是使用欧元等本国货币。只有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大量使用美元。
精英们却害怕失去美国市场,增加国内产品过剩。历史上二战结束的时候,当时美国为战争生产军火的工厂都停产,而军人回家就超过上千万人,失业人口高达三分之一以上,远超美国大萧条时期,而且当时美国政府因为战争,负债累累,但是美国不是害怕生产过剩,而且借助庞大生产能力和西方国家经济被战争破坏,需要美国供应物资之机,占有他们的国家主权牟利,诸如要求开放货币主权,经济主权,让美军驻军等。英国为此不得不开放殖民地货币主权,让美元进入,从而让美元部分取代了英镑。
如今美国产业空心化,严重依赖中国的物资供应,但我国主流经济界精英们却不是借此从美国谋取利益,占有美元流通区域,而是更大规模地让美国印钞购买中国的财富,向美国开放货币主权。例如,7月20日央行公开宣布,在上海实行人民币可自由使用和自由兑换,实质上就是减少限制,让美国可以增印美元在上海兑换人民币,“购买”更多中国人的财产。
央行储备的3万多亿美元,就是央行印钞,从西方手里换来的,让西方获得20多万亿人民币。西方用它们购买我们的物资和工厂,控制我们的经济资源。还可以用工厂做抵押,从商业银行贷款,获得衍生货币。由于央行换来的美元主要用于购买西方国债,利率低于通货膨胀率,连保值都做不到,等于免费借给西方使用,而换给西方的人民币就完全等于免费提供给西方了。事实上,西方从我国金融系统获得的货币,包括现钞和贷款,高达上百万亿,免费拿走了我国大部分货币,从而控制了我国经济,包括媒体和网络。
【附录】
风铃 马霞价值投资 7月19日


美元霸权是借来的






美元是最主要的全球储备货币,但截至今年一季度,美国对外总负债47.1万亿美元,对外总资产32.8万亿美元,净负债14.3万亿美元。  

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美国向全世界借了47.1万亿美元,拿其中的14.3万亿美元填了美国的逆差窟窿,把另外32.8万亿美元拿去投资全世界,利用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掌控了全球离岸流动性。这些数字还意味着,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用来执行结算、信贷、储备功能的最主要的货币美元,是一家严重资不抵债的离岸银行。就是说,大家严重依赖的美元随时可能破产。
这话一点都不是危言耸听,因为从所谓的“石油美元”开始,美国一直靠借债不断地壮大自己的经济,我们可以视之为“特里芬悖论”的升级版。特里芬提出悖论时,美元还是与黄金挂钩的。“特里芬悖论”是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由于全球经济和国际贸易不断发展,各国发展贸易又需要用美元结算,导致美元在海外不断沉淀,于是美国发生了长期贸易逆差,而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美元又要保持币值稳定,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长期贸易顺差,这两个自相矛盾的要求就形成了悖论。
“特里芬悖论”并没有搞清楚国际结算体系的根本症结。
金本位的货币体系一定会导致货币不够用,很容易造成通缩。事实上,特里芬最初提出其悖论的一个主要理由就是,为了维持全球贸易的正常运转,宁可让美元负债也要充当全球储备货币。当时特里芬认为全球通缩比全球通胀更危险,后来特里芬又警告说,全球通胀可能变成主要危险了,这说明特里芬本人还是有节制的。
“特里芬悖论”的继承者们则主张,因为美元已经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为了维持全球产业链和全球货币体系,世界只能继续供养美国,填补美国不断扩大的逆差窟窿,以维持美元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于是,美元就从最初宁可负债也要充当全球储备货币的“被动承担责任”,演变成今天“理直气壮”地充当“债王”。今天的“特里芬悖论”,已经演绎成越是资不抵债的货币越有资格成为全球储备货币,因为美元没有替代品。如果问他们,这样荒谬的逻辑可持续吗?他们或许会说,崩盘就崩盘,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周期性”而已。的确,西方经济学根子上就认为周期性的金融经济危机爆发是必然的结果。他们的设计中,就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选项。他们清楚,经济危机会始终伴随着资本主义,所以这个问题是无解的。马克思则给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伟大论断。  
于是我们看到,在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以贵金属为锚的货币体系注定失败的情况下,美国在二战后又恢复了金本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与黄金挂钩的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把戏,他们自己也知道美元与黄金挂钩是不可持续的。二战以后,美国不断地发动战争,充当世界警察,迅速加大了军费开支,加上国内民权运动带来福利开支的增加,造成了国内人工成本上升,产业开始外流,这才是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同期的欧洲和日本虽然国内人工成本也在上升,但因为没有那么大的军费开支负担,他们借机通过再工业化迅速提升了产品竞争力。财政赤字失控的膨胀,也是美国贸易逆差不断膨胀的原因之一。今天美国政府的债务近28万亿,而从2000年到2020年,美国政府积累的财政赤字是21.3万亿,同期美国军费开支累计19.9万亿,这足以说明美国的军费开支是如何拖累美国财政赤字的。财政赤字、贸易逆差和对外负债是紧密关联的。  

罗斯福新政事实上废除了金本位,凯恩斯也反对金本位。但是在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怀特代表美国政府提出的方案打败了凯恩斯的方案,重新确立了金本位。然而,布雷顿森林体系注定会失败。历史上的金本位、银本位,从来没有成功过。  
以贵金属为锚的货币体系是不可持续的,现代货币供应理论是有合理性的。但是,有效地实行这样的现代货币理论,必须具备一系列必要的前提条件。资本主义制度下,这些前提条件几乎不可能建立起来。
强撑到了尼克松时代,美元终于不再与黄金挂钩了。然而,美国由于自身霸权运转的惯性,赤字根本下不来,于是走上了借债度日的不归路,这就是所谓的“石油美元”。这套“石油美元”体系,实质上是石油换美债,就是美国政府利用自己的军事、政治优势,靠软硬两手诱迫石油国家用出口石油的盈余投资美债,支持美国经济发展。后来“石油美元”又逐渐演变成“亚洲美元”,直至今天全世界共同供养美国的“全球债务美元”。
这样的体系可持续吗?显然不行。那为什么到今天美元还没倒呢?因为全世界还有那么多的人在买美债。
下面我们具体看一看美债持有人的构成,追踪美债持有人的轨迹,可以清晰地看到全球离岸货币体系是一个水往低处流的资金池。这就是霞姐反复强调的,国际货币体系不存在三足鼎立。欧元已经成了美元的影子货币,正在走向国际化的人民币如果试图与美元、欧元分一杯羹,也会沦为美元的影子货币,而且一定会死在美元前面。
美国政府债务持有人结构图  

视频已经解释了,解读美国政府的债务分布图,要动态地分析。比如说,美联储印钞买资产8万亿,其中买美债5万亿,买其他资产3万亿,因为市场多了3万亿的流动性,其他机构会拿多出来的流动性又去买美债。再比如说,外国人直接买美债7万亿美元,但是,美国的债务性融资为22万亿,其他机构发行的债券被外国人买走了,这些资金也会流入美债。用数学逻辑推算美国的债务构成,从1960年到2020年,美国累计经常项目逆差有12.686万亿美元,那么美债中至少有这么多是外债,加上应付外债的利息,美债中至少应该有14万亿美元的外债。
从账目上看,中国有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其中1万亿买了美债,另外2万亿美元要么存在华尔街的账上,要么存在欧元或其他货币的账上,但是,这些金融机构又会拿这些钱去买美债。水往低处流,这是挡不住的。所以,如果我们没有自己的离岸货币体系,不论我们是不是直接买美债,最终钱都会流回美元。这就是“特里芬悖论”的技术原理。  
正确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应该是另辟蹊径,稳扎稳打,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经营,逐步建立扎实稳固的世界元根据地,完成升级版的农村包围城市的全球金融战略,最终建立一个我们主导的全球离岸货币体系,引领世界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  
风  铃
2021年7月19日
【链接】 美元霸权是借来的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g3NjAyMTA0NA==&mid=2247488336&idx=1&sn=a26d441fdd3a6267dc4fb1e5567fa4ce&chksm=cf39c70bf84e4e1da1cb82014597a4c6f00b183470ea8914fb40e9176e881614d1d03d1b7db6&scene=132#wechat_redirect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作者授权发布)


◎欢迎访问昆仑策研究院(www.kunlunce.cn)

【马院网是非营利性网站,如内容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管理员(邮箱:buffettism@126.com)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光临【南街村】集团自营旗舰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