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院网·Mayuan.wang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回复: 0

《少年董存瑞》:第十二章——智惩无情偷秋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3 21: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池艳慧  .转自www.wyzxwk.com,原载作者投稿
  
  转眼到了收秋季节,董全忠也和其它庄户人一样,开始了盼望已久的收秋。这天早晨,董存瑞、董全忠和母亲拉着毛驴,拿着镰刀,走在小北梁的那条小路上,要去北疙瘩割谷子。这条小路旁边有块小地,是董全忠家的,种的是黄豆,干拉拉的豆角子,在路边显得特别抢眼,谁见谁夸。


  一家三口人来到豆地边上停住脚步。董全忠走进豆地里扒拉了一下豆秧子,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听声音就知道,豆角子都干透了:“这的赶紧割,再不割都就炸角了。”


  “他爹,这块地小,调个空就能割,先去北疙瘩割那块谷子吧。再不割都得喂了家雀。”


  “早点去,赶紧割,割完北疙瘩,捎脚就把它割了。走吧。”一家三口人去北疙瘩割谷子去了。


  三口人前脚刚走,吕吉福戴着一顶礼帽和一副黑眼镜,同刘四也从这条小路走来了。刘四说:“大东家,昨个我跟管家转了转,家里的地收了一多半了,再有十天就收的差不多了。”


  “今年能收多少粮?”


  “至少能收一百三十石,比去年多收二十多石。”


  吕吉福走到董全忠这块小地前,停住脚步,摘下眼镜,惊奇地看看豆地:“哎哟,这是不是董全忠的地?”


  “是他的。全村的豆让这块豆长的好。别看这么一小块那年都收四五斗。董全忠在咱南山堡,种地那是出了名的。”


  “这个我知道。”


  “那大东家的意思是…”


  “一个月前,这伙小兔崽子拔了我半亩山药秧子,砸伤了两条狗,还让他给吊死了两条。这四条狗是我命根子呀,一想起这四条狗我就来气。”吕吉福气愤地说。


  “大东家是想拿这块豆地出出气?”


  “今年钱喘子打短工没有?”


  “打了。前天,我还看见他给杨财主割谷子。”


  “今儿个你去找找他,让他把这块豆给割了。割完后让他背回去,亊后给他一块大洋。”


  “大东家,那钱子汉除了有一身力气以外就是个贼了,年年都偷几家的秋,叫他偷董全忠的秋,他两家房前屋后住的,可别弄成偷鸡不成倒赔把米了。”


  “只要别让董全忠把这豆收回家就行,别的咱就不管了。”


  “大东家,我明白了,他就在山梁那面割谷子。”


  “明白就去找他吧。”


  刘四离开豆地就去找钱子汉。


  吕吉福蹲下身子,扒拉了一下豆秧子,咬牙切齿地说:“董全忠呀董全忠,我让你煮熟的鸭子也飞了,你儿子的债让你还。”


  刘四找到钱子汉已经快中午了。钱子汉今年三十五六岁,是个外来户,长的高大魁梧,特别有劲,背东西一次就能背六七百斤,是南山堡最有劲的人。这个人爱偷秋,看见谁家的庄稼长得好就眼馋。每年秋天,东家偷点,西家偷点,偷个十家八家的,再加上自己种的地,也够一家三口人吃喝一年了,是个见利忘义之徒。另外,这个钱子汉有瘊病,夏天象个好人,一到冬天就喘的起不来炕了,人们又叫他“钱喘子”。


  刘四领着钱子汉来到董全忠家的这块豆地的地头上:“我说钱大,就这块地。这块豆对你来说就是一背豆。只要你背回家,村长给你一块大洋,反正偷谁的也是偷,何不多挣一块大洋呢?”


  钱子汉争辩地说:“瞧你刘四说的,好象我一大家子人就指望偷秋过日子似的,我也租了村长好几亩地呢。”


  “正因为你租了村长好几亩地,村长才把这块大洋让你挣。一回偷就相当两回偷,你赚大了。我在村公所当村丁,一个月才挣一块大洋。”


  钱子汉最后下定决心地说:“反正一是偷二是偷,这块豆我偷定了。”


  做贼心虚,刘四往四周张望一下,说:“哎,钱子汉,咋偷是你的事了,我可先走了。”说完,急急忙忙离开了豆地回了家。


  “看那怂样,胆小如鼠,还不如娘们呢。我也先回家吃饭吧。”钱子汉慢慢腾腾回了家。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董全忠一家三口人割完了北疙瘩的那块谷子,董存瑞拉着驮着谷子的毛驴和父母从小北梁小路上走到这块黄豆地的地头上。董全忠看看将要落山的太阳,说:“他娘,你先拉上毛驴回去,看看娥子切谷子切的咋样了,我跟四蛋割割这快豆。”


  母亲从董存瑞手里接过毛驴缰绳,董存瑞也从母亲手里接过一把镰刀:“娘,您拉驴慢点。”


  “知道。我说他爹,爷俩割完早点回家吃饭。”


  “趁有太阳,先赶紧走吧,路上慢点。”


  母亲拉着毛驴,沿着梁上的小路回了家,爷俩走进豆地里开始割豆。


  这时,钱子汉子拿着一把镰刀和一团绳子从小路走来,看到爷俩正在地里割豆,不由地笑了,轻声说:“啍,先割吧。你割省下我割了,有福之人不用忙,没福之人跑断肠。”又沿着小路返回去了。


  董存瑞割了一把豆秧子,直起腰对董全忠说:“爹,今年咱这点豆长的真好,这块地咋也能打六七斗吧?”


  “差不多吧。快割吧,割完了赶紧回家。”


  “爹,真是没有绳子了。这要有根绳子,就这点豆,顶多背上两遭,咱就能背回去了,。”


  “背啥背,割完早点回家歇的吧。明天早点来背,趁露水不炸角。”


  董存瑞直起腰,把割完的最后一把豆秧子放在垛上:“割完了。爹,天也黑了,正好回家。”


  董全忠在地里走了一遭,又仔细看看:“回家。”爷俩拿着镰刀走上山梁的小路。就在走下山梁往村里拐的时候,钱子汉倒背着手迎面走来,与董全忠打了个招呼:“全忠大哥,刚从地里回来?”


  “哦,刚刚割完梁上那把豆子。”


  “那点豆可是全村头一份呀。”


  “瞎对付吧。”


  “我忙去,你走好。”


  爷俩与钱子汉擦肩走过。钱子汉哮喘了几下,咳嗽了几声,吐了几口痰,又往前走去。董存瑞扭头看看钱子汉,倒背的手里拿着一团绳子, 心里就犯开嘀咕了。


  董全忠催促说:“看啥呢?快回家。”


  董存瑞看着走上山梁的钱子汉,疑惑地小声说:“爹,这钱喘子太阳落山才去地里,手里只拿根绳子,没拿镰刀,是不是又去偷秋?”


  “四蛋,这么多年他没偷过咱家的。他爱偷谁就偷谁,别管他,只要不偷咱家的就行。”


  “爹,您先回家,我去看看。”


  “看啥看,赶紧回家。”


  “您先走,我看看就回家。”


  “看完了就回家,别玩去。”


  “知道了。”


  董全忠独自走下了山梁回了家。董存瑞猫着腰又走上山梁,跟踪着钱子汉,一直跟踪到那块豆地里。 钱子汉看着地里一垛一垛的豆秧子,不由地笑了,又前后张望一下,看到小路上没人,才放心地走进地里,把绳子铺在地上,开始抱豆秧子码驮。


  董存瑞猫着腰,轻手轻脚来到豆地附近的一条地埂后面,看着钱子汉偷豆,心里说:“原来真偷我家的豆来了。”


  不大一会儿,钱子汉将地里所有的豆秧子都抱到一块码好垛了,并用绳子很快地捆好了。


  董存瑞看着钱子汉捆好的背子足有一人多高,心里说:“钱喘子别看瘊子,真有劲,背一遭就顶我们爷俩背两遭。”


  钱子汉把背子的绳子一边认扣一边说:“别看爷俩忙活多半年,不如我老钱一锅烟。”接着喘了几下,咳嗽了几声,吐了几口痰,系好绳子,蹲在背子的前面,把双臂伸进绳套里。


  “钱子汉,都说你有劲,今儿个我倒要见识见识,看你多有劲。”董存瑞赶忙从地埂后面跑出来,轻手轻脚走到背子的后面,“嗖”地一下趴到了背子的上面。


  钱子汉使劲地往起站,但没有站起来,不由地说:“哟嗬,这么沉,至少有六百多斤,真是好豆。”又使劲往起站,嘴里喊着:“一,二,三!”背着背子和董存瑞,晃晃悠悠地就站起来了。 嘴里说到:“倒是会种地,这么好的豆,至少能打二百斤。”就这样,钱子汉背着豆背子和董存瑞,从小北梁的小路一口气背到村口,  一路上还不住地念叨:“真是好豆,至少能打二百斤;真是好豆,至少能打二百斤 ,…”


  这时候,吕吉福家的街门前停放着一辆牛车。吕吉福站在台阶上正指挥着吕二、刘四和几个老百姓从牛车上缷粮,往院里运粮入仓。钱子汉背着豆背子和董存瑞轻松而又快歩地走进村口,嘴里还在念叨:“真是好豆,至少能打二百斤,至少能打二百斤 ,…”直向大街远处走去。这一情景让吕吉福、吕二和刘四看的瞠目结舌。


  “这…,刘四,你跟钱子汉咋说的?”吕吉福问。


  “我就说,董全忠这块地的豆秧子对你来说就是一背的活,只要你背回家,村长给你一块大洋。反正偷谁的也是偷,何不多挣一块大洋呢。”


  “这钱子汉偷豆,偷个四蛋干啥?真他娘的偷鸡不成倒赔一把米,这算啥事?”吕吉福气呼呼地走进街门。


  钱子汉背着豆背子和董存瑞,从村口又一口气背到董存瑞家住的巷口,一路上还在念叨:“真是好豆,至少能打二百斤,…”钱子汉的老婆钱氏早就来巷口等候,看见钱子汉不仅背着豆子,还背着个董存瑞,不由大吃一惊:“你这是?”


  “别吱声,这是董全忠小北梁的豆,这一背最少能打二百斤。”


  钱氏抬手指着钱子汉骂到:“好你个钱喘子,还打二百斤呢,你连人家大活人都给偷回来了。这前屋后巷住的,往后你叫我咋见人呢。哎唷,丢死人了。”


  董存瑞从背子上跳到地上:“钱大叔,真有劲,最少能打二百斤,赔了夫人又折兵,媳妇骂你丢死人。”


  钱子汉瞠目结舌看着董存瑞:“这…。”


  钱氏接着骂:“你说你个钱子汉,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说你咋偷全忠大哥的豆哟?”


  董存瑞说:“钱大叔,你就好人当到底吧,给我背进去吧。今儿个这事,你不说,我不说,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村里人谁也不知道。”


  钱子汉无奈地说:“我丢人呀。”


  董存瑞说:“你给我背到街门口,我替你保密,让你丢不了人。你要不给背,我就给你嚷嚷一村子,让全村人都知道。”


  “我丢人呀。”钱子汉只好背着豆背子走进董存瑞住的巷子里。


  “你算丢尽人了,今儿个别回家吃饭了。”钱氏说。


  董存瑞跟着钱子汉走进巷子,钱氏离开巷口回了家。


  第二天早晨,“钱子汉,真有劲,最少能打二百斤,赔了夫人又折兵,媳妇骂他丢死人”的顺口流迅速传遍了南山堡大街小巷。

☆乌乡

【马院网是非营利性网站,如内容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管理员(邮箱:buffettism@126.com)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光临【南街村】集团自营旗舰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