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院网·Mayuan.wang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回复: 0

《少年董存瑞》:第十三章——胆大心细拆炸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3 21: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池艳慧  .转自www.wyzxwk.com,原载作者投稿
  
  收秋快要结束了,山上的草木依然绿意浓浓的。董存瑞和满银拉着毛驴同存理、连柱、长琐、二旦、三牛来到山坡上,顺亮赶着羊群也向南山坡走来。


  满银挥挥胳臂,喊到:“顺亮,在这儿呢。”


  顺亮也挥挥手臂:“看见了。”挥着放羊鞭,赶着羊群上了山坡。


  “顺亮哥,别着急。”


  顺亮丢下羊群,只身跑到董存瑞面前:“四蛋。”


  “顺亮哥。”董存瑞连忙拉住顺亮的手,“别着急,先去山坡上歇会儿。”


  顺亮和董存瑞走上坡,同小伙伴们打过招呼后,刚坐在山坡上,忽然天空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接着低空飞来了一架飞机,飞机机翼下的太阳旗看得清清楚楚,紧接着接二连三地扔下几颗炸弹,落在山顶上,把山头炸得乱石横飞、草土四扬。飞机又在山顶上盘旋了几遭,射出的炮弹也在山顶上接二连三地爆炸,然后朝东飞走了。


  正在吃草的毛驴受惊后,跑下山坡,跑回了家。正在吃草的羊群被惊的四处乱跑。董存瑞和他的小伙伴们急忙抱住头,一动不动地趴在山坡上。


  飞机飞走好一阵儿后,董存瑞和他的小伙伴们才慢慢地抬起头来。满银惊魂未定地说:“天呢,这是啥玩艺?这么厉害。”


  董存瑞站起身,往飞机飞走方向看看:“这是飞机。没事了,没亊了,都起来吧。”


  “哎呀,我的赶紧找羊去。”顺亮站起身赶紧跑下山坡找羊去了。连柱、存理、长锁、三牛、二旦陆续坐起身来,一个个吓的魂飞魄散。


  连柱心惊胆战地说:“头一回见飞机,就这么吓人。”


  董存瑞说:“哎,咱去山顶上看看,看看都给炸了啥了。”


  三牛看看董存瑞,又向山顶上望望,壮着胆说:“看就看看去。”


  董存瑞领着小伙伴们跑到山顶上一看,只见山顶上炸了好几个大坑,到处都是炸起的乱石、草木和沙土,一片狼藉。


  连柱惊奇地问:“咋炸成这样了?”


  董存瑞跳进一个弹坑:“这要玩打仗多好。”满银、连柱等也壮起胆子跳进弹坑,玩开了打土仗。


  二旦突然惊叫到:“董存瑞,快来看看,这是啥?”


  董存瑞赶忙跑到二旦身旁,看到地上插着一颗未爆炸的炸弹,急忙说:“这肯定是飞机扔下来的炸弹。”接着满银、连柱、存理、长锁、三牛也都围拢过来,好奇地看着那颗炸弹。


  “都别动。我在长安岭听吉川老婆说,飞机上扔的叫炸弹,这炸弹要弄响了肯定能炸这么大个的坑,咱哥几个都得叫炸死。”


  “这咋弄?”


  “ 嗨, 咱再找找, 看看还有别的东西没有?”董存瑞让连柱他们在山顶上寻找东西。


  董存瑞蹲到地上,开始仔细观察那颗炸弹。满银和二旦也蹲到董存瑞身旁看着那颗炸弹。


  满银问:“ 咋样, 看出点门道没有?”


  董存瑞说: “我看这玩艺跟二踢脚差不多。这铁壳壳里装的肯定是火药, 一点捻子就能爆炸,可这捻子在哪儿呢?”


  “肯定在土里那截上。”


  忽听三牛喊到:“董存瑞,快来看看。这儿有几个大个红铜泡。”


  “别动,我看看。”董存瑞急忙跑到三牛身旁,看见地上散落着几个弹壳。他从地上拣起一根柴禾棍,拨了一下炮弹壳,又伸手拿起个炮弹壳:“这玩艺就跟大杆枪里崩出来的红铜泡一样,就是个头没这么大。”


  连柱说:“咱去长安岭应伕见过大炮,这是大炮的红铜泡。没亊,这红铜泡炸不了人。”


  董存瑞说:“咱把红铜泡都拾回去。”


  三牛拣起地上几个弹壳后,又问:“那颗炸弹咋弄?”


  董存瑞说:“ 我给扛回去。”


  三牛吃惊地又问:“你给扛回去?扛回去咋弄?”


  董存瑞说:“都咱过年放炮。”


  三牛更吃惊了:“过年放炮?炸着人咋弄?”


  “没事。吉川老婆打兔子我就给背过子弹。这玩艺不点捻子不爆炸。”说着走到炸弹旁,蹲在地上扒拉开了炸弹周围的土石,摇摇炸弹,双手抱住炸弹,用力拔出炸弹,放在地上。


  “这就扛回去?”


  “扛回去。”董存瑞往手心里唾了两口唾沫,搓搓手,弯下腰,双手握住炸弹搬起来放在肩膀上,往山下走去。三牛抱着几个炮弹壳和其他小伙伴也走下了山顶,回了家。


  日本鬼子的飞机凭白无故地往南山头上扔炸弹,可把南山堡的老百姓吓坏了,纷纷走出家门,站在大街上,惊恐不安地向南山头上张望。吕吉福和吕大肚几个人也走出街门,站在台阶上看着南山的山顶。


  正在这时候,吕吉贵骑着马回到南山堡,问:“爹, 是不是看见刚才飞机扔炸弹了?”


  “ 日本人为啥来咱山头上扔炸弹?”


  吕吉贵下了马,走上台阶说:“日本人最近在延庆修成了飞机场, 一来是为了保护平绥铁路, 二是为了进攻大海陀八路军根据地。刚才投弹是为了震慑警告这一带的反日分子。如要轻举妄动,必遭灭顶之灾。”


  “高,皇军这一招就是高。这一招既警告了那些尖头八脑的反日分子,又壮大了自己的军威,一举两得,连我这个当村长的腰杆都硬了。”吕吉福高兴地说。


  这时,顺亮赶着那群羊从大街走来了,走到台阶下,羊群径直走进了街门。吕大肚问:“顺亮,刚才飞机扔炸弹,羊放惊了没有?”


  “放惊了,把羊惊的满山坡跑,有七个大母羊流羔了。”


  “这一放惊,至少十多个大洋没了。行,你关羊去吧。”


  顺亮也走进了街门。


  董存瑞肩扛一颗炸弹,三牛抱着几个炮弹壳,和满银他们一口气跑下南山,从东村口回到家里,匆忙忙进了院。董存娥正坐在屋门前的台阶上洗衣裳。


  “姐,咱家的毛驴跑回来没有?”


  董存娥停住洗衣裳,惊讶看着董存瑞扛的那颗炸弹:“跑回来了。哎, 你扛个啥?”


  “炸弹。让娘看看炸弹。”董存瑞扛着炸弹就要上台阶进屋。


  董存娥突然喝了一声:“ 站住。”


  董存瑞吓的赶忙问:“姐,干啥?”


  董存娥站起身拦在门口:“ 啥炸弹?先放台阶上看看。”


  董存瑞把炸弹放台阶上: “就是刚才飞机扔下的炸弹。”


  董存娥一听这话,吓了一跳,惊恐地看看台阶上的炸弹:“你说啥?这是飞机扔下的炸弹?”


  “对呀。还有这个。”董存瑞从三牛手里接过炮弹壳放在台阶上。


  “天呀,你说你啥不能往回扛,咋非要往家里扛颗炸弹?”董存娥伸手揪住董存瑞的耳朵, 把他的头摁到炸弹上, 严厉地说,“你赶紧给我扛出去,从哪儿扛回来还给扛那儿去。你要不给扛出去,我就拧下你的耳朵来。”


  这时,母亲头罩一块毛巾,手拿一把镰刀,走进街门来。满银他们看看董存瑞娘的脸色,悄悄溜出了街门。


  董存瑞用手捂住耳朵:“哎哟, 好姐姐,千万别拧耳朵了。哎哟哟!”


  母亲见状,赶忙走到董存娥身旁:“娥子!你咋这么拧他的耳朵?”


  董存娥松开董存瑞的耳朵,指着炸弹:“娘,您看看,四蛋给扛回来个啥?”


  “扛回个啥,不就是个铁疙瘩?”


  “这是刚才飞机上扔下的炸弹!”


  “这是炸弹?”母亲大吃一惊,一手抓住董存瑞胳膊,“哎哟,活祖宗,你啥不能往回扛,干啥非要往回扛个炸弹?”用镰刀把狠狠地打在董存瑞的屁股上,“这要弄炸了,几家人都得死。”又狠狠地打了几下,“我让你扛,我让你扛,…”


  每挨一下打,董存瑞的身子就哆嗦一下,咬住牙,不吭声。


  母亲气喘吁吁地问:“小祖宗,你咋不告饶?”


  “娘,别打了,再打我也不疼。娘,这炸弹就搁家里吧,都咱过年响二踢脚。”


  母亲听了这话,气更不打一道来:“我的活祖宗,你不要命了?这个‘二踢脚’一响,还不把这排房都给炸了?”又拿镰刀把对着董存瑞的屁股狠狠地打了几下,骂到,“让你当‘二踢脚’,让你当‘二踢脚’,让你当‘二踢脚’。说,响不响‘二踢脚’了?”


  董存瑞只好说:“不响了。”


  母亲松开董存瑞的胳膊,又用手指头狠狠地戳了一下他的头:“你就是一个要命鬼。”


  董存娥坐到台阶上继续洗衣裳。母亲气喘吁吁地坐在台阶上,从头上摘下毛巾:“赶紧扛出去,你爹背着柴禾快要回来了,看见你扛回这么一颗大炸弹,非揍你不可。”


  董存瑞看着炸弹,伸手挠挠头说:“这往哪儿扛?”


  母亲用镰刀把指着董存瑞,高声地说:“听着没有?快给我扛出去。”


  “我这就扛走。”董存瑞双手握住炸弹,搬起来放在自己的肩上,向街门口走去。


  这时,董全忠背着一大捆柴禾从街门口走进来,恰好把董存瑞堵在院里。董存瑞惊恐地看着董全忠,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爹。”


  董全忠看见董存瑞扛了个自己从来都没见过的东西,好奇地问:“儿子,你扛了个啥?”


  “哎呀,别堵门口了,赶紧让他扛出去扔了。”母亲赶忙站起身走到街门口,把董全忠拉进院里,董存瑞扛着炸弹赶紧跑出了街门。


  董全忠看着飞快跑出街门的董存瑞,问到:“他扛了个啥?你让他扔了?”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了个铁疙瘩扛回来,我怕它给家里招来麻烦,赶紧让他扛出去,扔了。”


  再说董存瑞扛着炸弹跑出街门口,跑到巷口,看见满银他们正在巷口张望。


  “这要往哪扛?扔了?”


  “不扔,扛到南沟那个山洞里去。”


  “对,那山洞隐密,快走。”


  董存瑞肩扛着炸弹,和小伙伴们一口气跑到了南沟那个山洞里,三牛帮助他把炸弹放到地上。


  满银问:“这咋弄?”


  “别着急,我先看看这玩艺的门道。”董存瑞蹲在地上,开始仔细地观察炸弹。


  大伙都屏气凝神,站在一旁看着。过了一会儿,连柱蹲到董存瑞身旁,问:“ 这么个铁疙瘩咋放二踢脚?”


  董存瑞疑惑地说: “咋连个捻子都没有?”


  三牛也蹲地上,说:“不行就拿火烧烧?”


  董存瑞又摆弄了几下炸弹,看见了几个螺丝钉,说:“有点门道了。”站起来胸有成竹地说,“先回家吃饭,不过咱的先订条规矩。”


  三牛茫然地问:“订啥规矩?”


  “咱把炸弹藏在这山洞的秘密对谁都不能说,连亲爹亲娘都不能说。”


  满银赞同地说:“不能说,始终不能说,大伙听见没有?”


  几人齐声地说:“听见了!”


  “听见了就回家吃饭。”董存瑞和小伙伴们走出了山洞,又用树枝堵好洞口,回了家。


  再说,董存瑞把炸弹扛出家门之后,母亲走进屋里开始做饭。董全忠把柴禾放到柴垛上,团好绳子,向正房屋门走去,忽然看见台阶上放的三个炮弹壳。拿起一个看看,问正在洗衣裳的董存娥:“娥子,刚才四蛋扛的铁疙瘩是啥东西?”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刚才飞机扔下的炸弹。”


  “啥?炸弹?你娘让他扔哪去?”


  “没说。”


  董全忠又冲着屋门喊:“他娘,你出来。”


  老伴从屋门出来,没好气地说:“干啥呢?回了家也不消停消停。”


  “刚才你让四蛋扛上炸弹,往哪儿扔去了?”


  “我没说。嗨,只要他扔了,你管他扔哪儿去干啥?”


  “那是颗炸弹,不是块石头。要是人跟牲灵碰上了是要命的,真是的。不行,不能让他乱扔,我得出去看看。”董全忠把那团绳子往台阶上一放,急急忙忙走出街门去找董存瑞了。


  老伴又进屋忙着做饭去了。董存娥在院里边晒衣服边问:“娘,您看四蛋会把那颗炸弹扔哪儿去?”


  “姑娘爱花,儿子爱炮,老汉爱个破草帽。就四蛋见了鞭炮比见了亲爹亲娘还亲的性子,那颗炸弹肯定不扔,肯定藏起来了。”


  “这四蛋胆子也太大了,刚扛进那颗炸弹就要直接扛进屋里。”


  “唉,养活这么个胆大包天的儿子,有啥办法?”


  这时候,董存瑞回来了,先在街门口伸头往院里看看,又轻手轻脚地走进院里。


  董存娥看见董存瑞走进院来,就问: “哎, 四蛋, 跟姐说说, 你把那颗炸弹藏哪儿了?”


  “咱爹呢?”


  “找你去了。哎,你到底把那颗炸弹藏哪儿了?”


  董存瑞眼珠转了转,说:“姐,你能给我守住秘密吗?”


  “能守,当然能守。”


  “我也能守。能守秘密就是不能把秘密告诉别人,当然也包括姐姐。”


  “你…,好你个四蛋,看姐咋拧你的耳朵。”董存娥伸手就去拉董存瑞的胳膊。董存瑞敏捷地躲开董存娥,正要跑进屋里,忽然母亲从屋门出来,站在台阶上:“四蛋,跟娘说实话,你把那颗炸弹扔哪去了?”


  董存瑞眼珠又转了转:“娘,我把那颗炸弹扛到山顶上扔到山楂那边去了。”


  “你可不许哄我。”


  “真不哄您。娘,我要再哄您,您再拿镰刀把再打我的屁股。”


  “你要再哄我,看我咋收拾你。进屋吃饭。”董存瑞刚要进屋,母亲又说,“等等。”指着台阶上的炮弹壳,“先把那几个收拾起来,让你爹看见又要揍你。”


  董存瑞赶忙从台阶上抱起那几个炮弹壳跑到后院去了。


  “娥子,先吃饭。”


  “再等等我爹吧。”


  “哎,我咋把你爹给忘了,都是这四蛋给气的。”


  不大一会儿,董全忠倒背着手,手里拿着根木头棍子,气哼哼走进院里来:“那个兔崽子回来没有?”


  “没有。先进屋吃饭吧。娥子,进屋盛饭。”


  董存娥搭好衣裳,进了屋,开始张罗饭菜。


  “哎哟,别等他了,他那刮野鬼也不知啥时回来,咱先吃咱的。走,走,先进屋吃饭。”老伴把董全忠拉进屋里开始吃饭。


  不一会儿,董存瑞从后院轻手轻脚走到土坯房的西墙角,往前院看看,又弯着腰,轻手轻脚地顺着墙根走到屋门口停住,屋里传出父母的唠叨声:


  “他爹,别生气了,气大伤身,赶紧吃饭。”


  “不是我爱生气,是咱那四蛋办亊太离谱。就说他扛回的炸弹,真要搁家里弄炸了,不光咱们家,左邻右舍都要炸平。另外,他跟鬼头灯大红不隔。这要让鬼头灯知道了咱家藏了颗大炸弹,报告了日本人,咱家能好得了?要让安营堡范子信抓去,不是死就是亡。”


  “他爹,咱那四蛋就是胆大包天的人,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光靠打是打不过来的,就怕越打胆子越大。刚才你背柴禾回来之前,我就拿镰刀把打他的屁股,打得我都腰酸腿困了,可他硬说我打的不疼。我看呀,他也快十二了,‘七岁八岁狗也嫌’的岁数也过了,也该懂亊了,可越活胆子越大,真拿他没办法。信天由命吧,也需长大了真能成个梁山英雄。娥子,快给你爹盛上饭。”


  “你呀,老是护着他,让他信马由缰,还梁山英雄呢。你没听过唱戏的,英雄有英雄的规矩。算了吧,我这把老骨头也顾不上他了。他把炸弹扛哪去了?还不回来?”


  董存瑞听了听爹娘的唠叨声,又弯着腰从窗台上拿了截粗铁丝和一把斧子,又溜回后院,坐在一块大石头旁,比划着那截铁丝。过了一会儿,董存娥来到后院,走到董存瑞身旁,问:“干啥呢?先去吃饭吧。”


  “爹呢?”


  “跟娘去地里割高粱去了,让你一会儿拉上毛驴,驮驮高粱去。”


  “我先砸砸这铁丝。”董存瑞拿起斧子,把铁丝的一头放在石头上,用斧子把铁丝头砸扁。


  “你把铁丝头砸扁干啥?”


  “不能跟你说。”


  董存娥伸手又拧住他的耳朵:“说不说?”


  “哎哟,哎哟,哎哟!”


  董存娥又使劲拧了拧董存瑞的耳朵:“说不说?”


  “我说,我说,我想把那棵炸弹拆开。”


  董存娥吃了一惊,松开他的耳朵:“天呢,你拆炸了咋弄?”


  董存瑞揉揉耳朵,说:“没事,只要往下拧个螺丝就行。”


  “甭管拆啥,先吃饭去。”


  “姐,你千万別告诉爹。”


  “先吃饭。我还等洗碗呢。”董存娥扯住董存瑞的手腕,扯出后院,扯到前院,一直扯到屋里,“坐下赶紧吃饭。”从大锅里盛了一碗小米饭。


  “行,吃饭。”董存瑞无精打采地坐在小桌旁的小板凳上,把手里铁丝放在桌上,拿起了桌上的筷子。


  “哟,让吃饭还挺不乐意的。”


  “不吃就不吃。”董存瑞扔下筷子,拿起那根铁丝,飞快地跑出屋门,跑出街门,和等候在巷口的连柱、存理一口气跑到那个山洞里。


  董存娥端着饭碗着急地朝院里喊:“哎,吃饭!”把饭碗重重地放在饭桌上,“真是。弄颗炸弹就跟丢了魂似的,连饭都不吃了。”忽然醒悟到,“不对,肯定拆炸弹去了。不行,这得赶紧找爹去。”跑出屋门,跑出街门,一直跑到了父母正在割高粱的那块地里,“娘,爹,可不好了,四蛋去拆炸弹了!”


  “啥?拆炸弹!哎哟,我的活祖宗唉!”母亲急的都快要掉眼泪了。


  “往哪拆去了?”父亲着急地问。


  “这可不知道了。他前脚跑出街门,我后脚追出街门,就不见人影了。”


  “哎哟,还磨蹭个啥,赶紧找去。找见就拦住他,千万别让他拆。”


  “娥子,你去北沟,老伴去南沟,我去南山顶上。找见他就拦住他,千万别让他拆。快去。”董全忠说。


  老俩口拿着镰刀,与董存娥风风火火地跑出庄稼地,分头去找董存瑞。


  董存娥去了北沟,从北沟东头跑到西头,又跑到村口,逢人便问:“看见四蛋没有?”结果人们都说没看见。


  董存瑞娘从高粱地直接跑进了泉家沟,也从东头跑到西头,也是逢人就问:“看见四蛋没有?”许多人也说没见。正在割高粱的曹万贵,说:“见到了,跟连柱、存理朝西跑了。嫂子,到底咋回事?”


  “三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我赶紧找他去。”董存瑞娘又沿着山沟里的小路向西跑去,边跑边喊,“四——蛋——!四——蛋——!”


  董存瑞拿着那根砸扁了头的铁丝,同连柱、存理跑到了泉家沟的山洞里,走到炸弹旁蹲下,从怀里取出几个弹壳放在地上,说:“今儿个咱把这个炸弹拆开,看看捻子在哪儿?”


  连柱问:“咋拆,就拿这根铁丝?”


  “对,就拿这根铁丝拆。”


  “这根铁丝能拆开炸弹?”


  连柱和存理惊讶地看着董存瑞用被砸扁了头的铁丝拆卸炸弹。一会儿拧下个螺丝钉,一会儿又拧下个零件,一会又取下引信,又脱下自己的袄铺在地上,将炸弹内的炸药倒在袄上。


  “天呀,真给拆开了。”连柱惊讶地说。


  董存瑞拿起弹壳放在眼睛前,对着山洞口照照:“这也没个眼呀,捻子从哪儿往进穿的?”又把弹壳放在地上。


  存理伸手抓起点炸药看看:“你看,这火药咋跟二踢脚的火药不一样?”


  连柱问:“这火药还拿牛皮纸包住?插根香?弄成土炸弹?”


  董存瑞抓起点炸药看看:“这火药肯定比二踢脚的火药好,先搁在山洞里。”


  连柱说:“最好找个家具装起来,不能拿你的袄老包着呀。”


  董存瑞摸着头,站起来,看到地上的几个炮弹壳,急忙拿起一个:“哎,就拿这红铜炮灌上。”


  “好办法。你先歇着,我跟存理灌就行。”


  “小心点。另外,要记住,这山洞对谁也不能说。”


  “放心吧,这山洞是咱最秘密的地方,对谁也不说。”


  董存瑞把炮弹壳递给连柱,走出了山洞。连柱和存理小心翼翼地往炮弹壳里装炸药。


  只有十二岁的董存瑞就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胆量和智慧,仅用一根铁丝就拆开了一颗炸弹。

☆乌乡

【马院网是非营利性网站,如内容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管理员(邮箱:buffettism@126.com)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光临【南街村】集团自营旗舰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