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院网·Mayuan.wang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回复: 0

致马云:丧钟为谁而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3 21: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载大浪淘沙   ◎文/赵皓阳   
致马云:丧钟为谁而鸣?
赵皓阳
  我对于马云的批判坚持了很多年,2014年正值阿里上市,马云的口碑在互联网内外如日中天,收获了一批“认贼作父”的“野儿女”们,但就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马云不对劲了,这是我2014年的微博: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对马云的批判还是处于一种朴素的阶级情感,只是觉得他作为一个灌毒鸡汤的说教者,经常“何不食肉糜”式的教育年轻人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很招人反感,跟白岩松一个样。果不其然,最近两年马云和白岩松作为当年社交网络中的“鸡汤教主”,不约而同地翻车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我觉得马云越来越不对劲,他的言论与所作所为堪称是阶级敌人的典范。2015年马云和商务部呛声期间,我就坚定不移的站在国家这边:15年初,商务部和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发布报告,指出互联网平台的假货问题。互联网老网民应该记得,那时候淘宝的名声跟拼夕夕差不多,基本都是制假售假的大本营。但出乎意料的是,阿里的一位员工“呛声”商务部:直接就报告“存在的程序性问题”点名工商总局网络监管司司长刘红亮,认为这份报告不仅抽样太少、逻辑混乱,还存在程序违规问题,并直言“避免黑哨对市场无比重要”。
  这是淘宝“店小二”的自发行为?不可能。
  2016年的文章《垄断和泡沫:互联网产业的冰火两重天》,质疑阿里巴巴对于产业和用户大数据使用的安全问题。
  2017年,指出湖畔大学就是当代资本家朋党集团。这条微博被夹了,看不到全文了。
  2018年的文章《互联网科技革命与无产阶级的新枷锁》,主要批判钉钉还有他们管马云叫爸爸这种恶臭行为。
  对马云我是天天骂、月月骂、年年骂,我这绝不是落井下石的行为,你可以理解为七八年前我就巴不得把他推进井里去的人。但是那个时候马云权势熏天,更有广大人民被他巨额财富的表象所蒙蔽,所以我那时候文章没有太大影响力,更遭到了阿里巴巴公司“千里索命”,基本上每一条批判内容都被投诉。
  这种投诉好啊,这就是无产阶级的功勋章。
  毛主席说:“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好先生,就是蒋介石”“蒋介石是中国最大的教员,教育了全国人民,教育了我们全体党员。他用机关枪上课,没有‘蒋委员长’,六亿人民教育不过来的”。同样,我们要感谢马云,马云就是当代新一代无产阶级的“教员”——反面的,要不是马云这么爱发言、这么爱出风头,我们上哪里去找如此多的资本家的反面材料呢?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下面这张图,三年前马云功守道的视频还是一群“爸爸”的弹幕,三年后就变成了“狗**,你工人爷爷来了”,辈份直接涨了四倍。这就是马云这个好“教员”以身试教的结果。

  为什么我说马云“好为人师”,总想做年轻人的“精神导师”呢,因为他的言论特别有意思,非常old style,他翻来覆去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我不爱钱;钱让我不快乐;我后悔创建阿里巴巴;我不喜欢豪车。这还是80年代《读者》里心灵鸡汤那种套路——巴菲特住破屋子,李嘉诚带电子表,比尔盖茨早餐只吃三明治。我们马老师自然也就学会了:我虽然是富豪,但是我“清廉”、“简朴”、“不爱钱”,我成功,单纯是我能力强、我可以成功、我为社会作贡献,你们年轻人快来崇拜我吧。
  类似于什么“我不爱钱”“年薪两万最快乐”之类的话,毫无新意,早就听腻了。
  马云最大的问题还是那句话:old style。现在年轻人不喜欢这种“凡尔赛文学”式的装逼了,讲究real。你要是真的炫富、各种大手大脚,就像晋代石崇那样,肯定有一大批软骨头羡富群体“山呼万岁”,毕竟这个社会对于金钱和财富是天然崇拜的。然而遮遮掩掩,就不real了,就只能被大家调侃了。

  当然我相信马云他说的是实话,像这种级别的巨富,阈值早就突破了临界点,财富的增长和奢侈的消费很难再激发他们的多巴胺了。但是,这货绝对特别享受用“我不爱钱,钱不能让我快乐”这种噱头去到处装逼带来的快乐。
  今天在全国人民面前装个逼:我后悔创建阿里巴巴。
  明天在全国人民面前装个逼:月薪两万是最幸福的时候。
  后天在全国人民面前装个逼:当首富不是我的愿望。
  大后天发现月薪两万还有点多,那就八十九块吧,再装一个逼!
  卧槽快乐死了,我等凡人永远想象不到这种快乐。
  说起来,鹅城的黄老爷也喜欢装一模一样的逼:

  马云“好为人师”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让年轻人们普遍受不了了。马云总喜欢以“教师”身份标榜自己,而他也恰恰成为了无产阶级的好“老师”——逆向的老师。在年轻的无产者们重新补阶级史观与革命叙事这门课程的时候,马云这个反面教材必不可少,他让我们省去了很多口舌,他不证自明了很多深奥的理论,他生动形象地教育了一众“打工人”——幸亏他话多,要不然上哪找这么多反动材料呢。他的言论与观点值得我们月月讲、天天讲,成为教育与科普我们这一代的绝佳教材。

  马云的资本家嘴脸,就是通过不断的“双标”所暴露的。
  2015年,马云在韩国一电视节目中谈及最后悔的事一度哽咽,他说后悔忙于工作,根本没有时间陪家人,如果有来生绝对不会这样了。
  但就在去年的4月11日,因为劳动者反对996的声音此起彼伏,马云在阿里巴巴官方公众号发布的《马云谈996》中,他却一改口风,表示:“我很幸运,我没有后悔12x12,我从没有改变过自己这一点。”并称“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2019年9月马云宣布将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并退休时,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心中马云谈到对未来的憧憬:“对于我个人来说,我不想在办公室死去,而是在海滩。我想要享受生活。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享受生活,交朋友,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并环游世界。”
  一年时间一个“不爱钱”的人套现430亿,一个宣称996是福报的人却想要“海滩上享受生活,环游世界”。我们很纳闷,这个人嘴里有几分实话?
  马云除了喜欢当年轻人的“精神导师”,还喜欢打造一个环保人设,他曾经微博的名字还是“大自然保护协会”。

  然而2014年,英国媒体曝光,马云等富商花费50万英镑,在苏格兰一个小村落租了一座城堡,与11位朋友共同打猎兼度假。报道称,马云为狩猎雇用了四架直升机,踏足一连串的打猎圣地,在一周内猎取了17只雄鹿。
  对此马云大方承认,并表示:“狩猎是门专业技能,它既是人类和大自然亲近交流的手段,更是人类尚武精神传递的重要方法。不少国家和地区通过狩猎和钓鱼募集了大量的自然保护基金。”他同时强调称:“这些课程费用确实很贵。”
  我花钱狩猎,花的钱是用来捐献给当地动物保护协会的,所以我是个环保主义者,这就是资本家的逻辑。
  如果是单纯嘴里跑火车,我们就把他当做一个谐星罢了,然而马云的野心从来不止于此,这就是我为什么必须要批判他的地方。
  下面这一段着名的“总统论”出自于2016年的一场采访活动,这是马云诨号“马总桶”的来源。同时马云还发表了另一个着名表态: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了阿里巴巴。

  我们把时间播到去年10月份,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了关于“当铺思维”和“巴塞尔老人协议”的着名暴论。他这番言论批评的人很多,但是我看基本都没有把这层逻辑点破:马云说银行“当铺思维”,金融其实就是源于“当铺思维”,金融本质上讲就是“信用”,信用就要有抵押,否则就是无法控制的风险,只不过当铺把抵押物实体化了。现代金融的抵押方式有很多,一些看似没有抵押的金融,其实也是用了声誉、名望等无形资产做抵押。
  那么蚂蚁金服用什么做抵押呢?用的是用户自身对阿里系产品的使用权。我如果违约,我支付宝不能用了、我淘宝不能用了、整个阿里系生态产品都会把我列入违约人。对于一个新时代打工人来说,不使用这些互联网APP无异于生活缺失了半条腿。所以蚂蚁金服很自信,他敢在招股说明书里吹嘘自己的坏账率,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所有用户头顶。所以蚂蚁金服有抵押吗?当然有;他这是不是“当铺思维”,当然是,只不过隐性了许多。
  所以马云这件事就是司马昭之心了,他批评当铺思维是假,他攻击巴塞尔协议是真——巴塞尔协议就是用来限制虚假抵押、不良杠杆的,他无非就是嫌鲸吞的钱不够多,还要放松杠杆,反正钱我赚到了,风险可以转嫁给全社会。
  我听了好几遍马云批评银行和巴塞尔协议的讲话,他絮絮叨叨说什么“当铺思维”“金融系统”,我横竖睡不着,仔细听了半夜,才听出来通篇就说了一句话——“杠杆还不够高”。
  马云:我不爱钱,钱不能使我快乐。
  但是他套现了430亿,而且很爱杠杆。
  马云这个人是有野心的,他的野心不仅仅局限于商业。听他批评巴塞尔协议的演讲,他强调了两次他是浙商协会总会长和中国企业家协会主席。这说明什么,他成为了资本集团的话事人,他不仅仅是代表自己讲话,更是代表他所属的阶级利益发声。这样他的发言就很有代表性和批判价值了。
  2017年,马云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会面时,提出杭州要有“一国两制”的政策就好了。
  2018年,马总桶的胃口更大了,表示浙江省要有一国两制就好了。
  现实是人民最好的老师,看看现在香港的样子,还有人觉得马云这是一个正面而有建设性的提议吗?
  他屁股坐在那里不言自明。他是羡慕香港有黄老爷,他不一定想当总统,但他一定想当黄老爷。
  后来他也感觉阿里集团可能会触及到另一个层面的风险了,于是在采访中高调表示:停掉阿里就意味着停掉三千万就业。
  人民群众:哎呦,好重要哦,这么重要建议收归国有。
  抗议期间马云捐了点钱,但其实哪个大公司都捐了,我们普通人民还捐了不少呢,但是马云就迫不及待地要买公关稿给自己立人设了。这次疫情期间马云个人和阿里巴巴都捐献了巨额资金,但是即便是公司的捐赠,公关软文和自媒体的口口相传中不会用“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如何,而永远是“马云”捐了多少钱,这就是整个社会的刻板印象——“阿里巴巴=马云”。但事实上马云在阿里巴巴占股才6.4%,譬如阿里巴巴捐赠一个亿,摊到马云头上才六百四十万。
  最有名的是买通媒体给自己按上了“人民富豪”这个帽子,可谓是贪天之功,无耻之尤。
  当然,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富豪”已经跟“爱国赌王”一样,完全被当做了反讽式称呼的最佳代表。
  而马云以及垄断巨头的危害还不仅限于此。这一次蚂蚁金服的风波,与蛋壳公寓的暴雷,可以让我们鲜明的感受到一个“大而不倒”的企业是如何把风险转嫁给全社会的。
  我分析了蚂蚁金服(其实正确说法是蚂蚁科技,但是我认为名字只是个幌子)493页的招股说明书,通篇写着什么“科技”“普惠”“价值观”。我半夜睡不着,翻开来看,发现字里行间里就三个字——割韭菜。
  首先马云虽然总是强调蚂蚁金服是科技创新公司,然而招股说明书不会说谎,核心还是靠放贷赚钱——“微贷科技是公司整体收入的主要驱动力,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同比增长分别是39%、87%和59%。”而且这个数据不同于往常的放贷,是大数据割韭菜、区块链割韭菜,把韭菜的潜力挖掘到极致。
  大家可以仔细读一读这些话感受一下,“公司不断利用客户洞察和自研算法来分析并动态更新对客户的信用评估、客户使用信贷服务的可能性,以及推介产品的最佳方法。”“公司信用风险管理的核心优势是公司的智能风控系统。基于多种场景的实时数据,公司构建了系统化和全方位的客户画像,以及动态精准信用风险评价体系,有超过100种涵盖用户画像、信用和欺诈风险等维度的风险评估模型。”
  很多普通民众可能无法理解这样文绉绉的说法,我翻译翻译,大致意思就是可以通过大数据找到更精确的韭菜,可以通过区块链等技术规避掉传统借贷的风险。就好比,能够精确定位到全国所有酒鬼,天天用他们最喜欢的那款酒精的气味诱惑他们;能够精确定位到全国所有赌狗,喜欢用筛子的在他们面前摇色子,喜欢扎金花的在他们面前摆扑克。从法律上是否合法、从监管上是否合规,咱们另说,但我认为这肯定是不道德的。
  大数据定位到了哪些优质韭菜呢?在校学生群体首当其冲。首先大学生们刚刚踩中社会的门槛,对于社会上的一些诱惑还没建立起成熟的认知观,容易被消费主义和虚荣心蒙蔽了双眼;其次大学生们高度依赖于家长的生活费,而这些生活费远远不能满足于他们所受到的消费主义诱惑;再次,这是最重要的——学生们不敢不还钱,家长更不敢不还,有家长兜底,是他们敢大肆放校园贷的底气。去年网上有很多文章都在批评蚂蚁金服给他生态圈中的校园贷公司共享数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搜看,这里不再赘述。
  正因为“大数据+高利贷”在道德层面上的模糊性,蚂蚁金服的诸多广告看起来才如此让人不适:

  还需要警惕的,是这个垄断集团的买办性质。
  今年新年第一天,《云南信息报》发表了云南省咖啡协会的长篇文章质问阿里巴巴:云南生产的咖啡质量到底存在什么问题?阿里巴巴有什么资格联合雀巢要求云南改变咖啡生产标准?
  这篇文章的信息量很大,我总结出三个重点:第一,不知道是雀巢拉上了阿里巴巴,还是阿里巴巴拉上了雀巢,但是从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的回函来看,把火力集中对准了阿里巴巴:

  第二,云南想发展自主咖啡品牌,遭到了来自阿里巴巴的阻力,于是咖啡协会内涵:是你阿里的意思还是背后其他跨国公司的意思(没错,雀巢说的就是你):


  第三,很惨烈的事实:受国外咖啡企业收购云南咖啡定价影响,云南咖啡贱卖了30年!每吨咖啡豆相比国际同等产品,至少每吨减少收入3000元人民币左右,云南咖农30多年来至少累计损失了上百亿元的人民币,这是不争的事实。

  阿里巴巴真是好公司啊!又一次提供材料教育了人民。这一次的材料不是福报,不是垄断,而是熟悉又陌生的两个字——买办。人家云南咖啡协会质问的很有道理:你阿里巴巴又不是咖啡企业,为啥要当雀巢的排头兵、马前卒呢?
  而这次阿里对性侵女员工高管的不作为,也体现了其集团内部的封建属性。

  关于这件事情,网友们把它跟当年的抢月饼事件联系了起来:
  2016年阿里抢月饼事件。
  14:00开始抢月饼。安全部四人编写脚本“作弊”。
  16:30约谈。
  18:00开除员工。
  2021年阿里灌醉性侵女下属事件。
  7月27日晚,曲一(真名王成文)等人灌醉性侵女下属。
  7月28日早,女员工报警,曲一被传讯。
  8月2日,女员工在老公陪同下,向阿里反映问题,阿里高管老鼎、丁冬、悦尔等告知女员工3天后出处理结果。
  8月6日,女员工在老公陪同下,来阿里了解进展,阿里高管通知女员工无法开除曲一。
  女员工被迫带横幅喇叭在阿里公司食堂内抗议,被保安抢走。
  8月7日,事件网络曝光。
  8月8日,张勇发布处理决定。
  针对于此,网上诞生了诸多“阿里笑话”:
  张勇拎了一篮子月饼回家,路边突然出来一个持刀的匪徒,把张勇强X了。
  张勇不慌不忙站起身,提上裤子笑了,“多大事儿,我还以为抢月饼呢。”
  阿里P7惶恐地对领导说:“完了领导,我犯了大错了”
  领导连忙关切地说:“发生甚么事了?”
  P7:“我灌酒迷奸了女同事……”
  领导如释重负:“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抢了公司的月饼呢。”
  我们当年对国民党反动派有了一个写进教科书的定义:封建的、买办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我看如今封建、买办、垄断资本主义三个词用在阿里巴巴身上再恰当不过了。
  希望马云和这一圈买办资本“圆桌骑士”们能够有一天意识到:
  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转摘自红色文化网(www.hswh.org.cn)

【马院网是非营利性网站,如内容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管理员(邮箱:buffettism@126.com)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光临【南街村】集团自营旗舰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