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院网·Mayuan.wang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回复: 0

音容犹在,謦欬相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9 12: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赵朕  .转自www.wyzxwk.com,原载作者投稿
  
  在纪念建党百年的时候,人们总是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怀念那些为中国的革命事业付出生命代价和做出杰出贡献人们。尤其是对那曾经謦欬相闻的老师友更是激起怀念浪花,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最让我怀念的是被毛泽东誉为“我们的作家和才子”的河北省的老书记、老省长李尔重同志。






1997年李尔重与本文作者合影


  李尔重同志是1929年在河北丰润车轴山中学读书时接受革命思想并于1932年在北京加入党组织的。后来在南京中央大学读书时,他发表了《唯物的社会观》,以犀利明快的笔触阐释了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刻理解。“九一八事变”后,他因参加抗日宣传,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出狱后他创作了小说《飞来的棺材》和杂文《女子的称呼》等作品,从此揭开了他的文学创作生涯的序幕。


  他的文学造诣很深。在戎马倥偬的岁月,他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他搞创作不是为了成名成家,而是怀着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投入创作的。对于战争年代涌现出来的英雄们,他始终不能忘怀,于是就怀着这种深切的感情,用自己的笔勾画了很多优秀的中华儿女的艺术形象。进城以后他更焕发了创作青春,写小说,编话剧,为社会主义的文学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尤其是在1960年代,他听说在日本有一种论调称:中国没有一部全面反映抗日战争的作品。他为此忧心忡忡。在1983年离休时,他已经是70岁高龄了,但他不服老,说服了家人,决意写一部全面反映抗日战争的全景式的长篇小说。经过十年孜孜矻矻的努力,往返国内外查阅资料,爬梳整理,伏案疾书,寒暑不辍,终于完成了一部500万言的巨著——《新战争与和平》。这部小说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写到1945年日本军国主义投降的14年间的抗日战争的全过程。小说中的重大事件、重大战役、重要人物的关键言行,都做到真实无误;但也像《三国演义》那样做到了“七实三虚”,对于活跃在战场上的指战员和参与反抗侵略的群众则多出于虚构,这有助于展示历史的真实图景和再现风起云涌的反抗日本侵略者的的气氛与人民的精神面貌。因而使之成为一部卷帙浩繁的伟大史诗,也以雄辩的事实回击了日本人的无耻谰言。这是李老为我国文坛贡献的无价瑰宝。


  他精通英、日两国文字,博览群书,通晓古今,堪称创作与研究成果最为丰厚的两栖翘楚。收入20卷《李尔重文集》的诗歌、散文、小说、剧本、文学研究、古籍考辨、政治理论研究及杂文、随笔等文章,达1000多万字,加之他进入九秩之后出版的《老子研究新编》《文学演绎丛谈》和《几杵疏钟——经济全球化与中国农村经济发展方向的思考》等三本专著,以及编为“落红馆丛书”的《落红集》《有念集》《求索集》《未名集》《说话集》《谐趣集》《故事集》《文论集》等八九本散文集总成果达1300多万字。这对一位投身革命与建设事业近80年的老者来说是多么难能可贵呀!






李尔重著作书影


  李老的人格魅力是闪光的。他从不谋私利。1983年他从河北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的位置退下来之后,中央本来安排他到人大常委会工作。但他考虑到,北京离唐山很近,难免有些家乡人来托他办事,乡里乡亲的,不办不合适,而办那些超出原则的事,实在是他深恶痛绝的,于是他申请回到武汉专事写作。有一次李老回唐时,他的一位亲戚请他找市领导为她说项,帮助解决转岗就业问题,李老果断地回答说:“你的事,我办不了。”就连他的爱女李晓丹的晋升要求,他也没有管。李晓丹是湖北省委安排为李老的秘书。有一次晓丹提出:许多省委书记的秘书都是正处级或副厅级,而她仅仅是副处级,能不能同省委打个招呼。这本来涉及到亲生爱女的终身利益的事,一般的老干部恐怕会给爱女一个满意的回答。可是李老却说:“我李尔重一生没打过这样的招呼!”其实,李老并不是从不打招呼的,对于涉及公益的事,李老十分关心,而且是有求必应。他刚到河北省任职时,河北省文联的办公处很狭窄,李老作为省长很快就批了建文联大楼的文件,而且仅用一年的时间文联大楼便在市庄路矗立起来。2001年我们筹办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年会时,经费有缺口,李老便在市委书记、市长前来拜望他时,提出请市政府帮助解决,很快就得到3万元的资助,使得会议的经费得到了保障。


  李老离休后,本来可以颐养天年,想享清福,他却与群众始终保持着密切联系。他每次回河北,都要到晋州周家庄看望那里的群众,了解农村经济发展的状况。2001年周家庄的老书记雷金河病故时,李老奋笔疾书,写了《送老友雷金河》的吊唁文章,为这位农村的基层干部送行。一位省委书记为农村的基层干部写悼念文章,恐怕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1997年我们到大港参观时,一般的代表只是到采掘工地看看“磕头机”的工作状况,可是李老却登上工作台,向石油工人们了解生产情况,了解得很仔细,很具体,非常关注国家的经济建设与发展。据说,深入群众,调查研究,这是李老在参加革命后的80个春秋的风风雨雨中,形成的一种安身立命的品格。






李尔重全家在武汉


  李老是一位功力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他的理论著作的最大特点就是观点明确,有的放矢,理论联系实际,笔锋犀利,给人一种鲜明的启示性和思辨性。无论是论证社会主义理论问题,还是阐释老子哲学,论述孔子功过,他都论述得鞭辟入里,精到深刻,独辟一见,直抒胸臆,毫不讳言,更无人云亦云之嫌。尤其是他的思维敏捷,笔走龙蛇,更是堪称写作者的楷模。在他担任中共武汉市委宣传部长期间,每次为《武汉日报》撰写社论时,都是一边写一边排版,除了个别的标点符号校对时需要略加改动外,其它的都不消改动。他这种落笔成文、一挥而就的洒脱,没有深厚的学识素养、扎实的文字功力,是绝难做到的。


  李老对引导他走上革命道路的车轴山中学感情很深。他曾与我商议著作手稿


  及藏书如何安置问题。在我的建议下,他将数千本自藏图书捐赠给他的母校。该校专门为李老开辟了捐赠图书收藏室;将《新战争与和平》《老子研究新编》等多部著作手稿,及几十本日记、工作笔记和相当数量的来往信函等,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为他设立了《李尔重文库》,永久珍藏李老捐献的宝贵资料。






  在那个“闷声发大财”的年月,李老时时为当时祖国的命运担忧,他将自己的书斋更名为“落红馆”,并陆续写作和出版了几本《落红馆丛书》,或以古喻今,或谐趣人生,或殷鉴存照,或谈鬼论怪,都是“楚雨含情皆有托”。看似讲故事,发议论,实际上都是针砭时弊,有的放矢,针对社会上的污浊风气表达了一个老革命家的昂扬正气和对党和国家命运的忧虑与担心。如果李老能有机会看到今天中华民族正以势不可挡的步伐走向伟大复兴,李老一定会为今天的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灿烂美景欣喜万分,感受到“春色迎人气象新”的愉悦情怀的。


  李老自幼喜爱书法,学书曾临写《玄秘塔碑》《圣教序》,旁及颜、欧、怀素诸家。喜作行草及楷书,凝练简捷,温雅含蓄。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和国际性重大展览,出版有《毛主席诗词》(手书)《李尔重书法选》。他的很多书法作品收入《中国新文艺大系书法集》《当代名家书法作品选》等十余部书法选集,此外还为黄鹤楼、华山等多处风景名胜区题写匾额、碑帖多幅。李老的绘画艺术的造诣很深,他的花鸟画线条洒脱,用笔精致,堪称一绝,只是的绘画作品从不外传,也没有公开发表过,因而人们很难睹其优美的风采。


  李老临终前留下遗言,将他的骨灰一半撒在长江,另一半撒在车轴山的山坡上。但在2010年1月6日拟在车轴山中学撒骨灰的前一天,天降大雪,积雪盈寸,天寒彻骨,呼气凝霜。经李老的家属同意,将这一半骨灰安葬在车轴山中学英烈园李老笔塚旁的一棵松树下,也算实现了李老魂归故里的夙愿。

☆☆

【马院网是非营利性网站,如内容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管理员(邮箱:buffettism@126.com)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光临【南街村】集团自营旗舰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